72文学 > 言情小说 > [古剑三]生在上古最先进的城池里 > 第 60 章 第 60 章
  黄帝太阳历某年,天气晴朗,轩辕丘鸮族木城门外,乐商率一众祭司与鸮族族长、祭司辞别后,启程前去戮虞山。

  “这和我上次来的时候不大一样了。”

  进山之后,奉绡看着周围说。

  “上次一点半魂莲的力量都没有,现在不一样了。”

  半魂莲的力量又重新出现了。

  乐商一行人顺着树林之间弯曲山道上山。山道非常狭窄,只能容两人并排上下,好在不滑。奉绡紧跟她后,之后是朝离,其余人拉成一队跟在后面,鸤鸠飞到了最前面探路。

  “我也感觉到了,这太奇怪了。”另一个祭司说,“奉绡你不是说半魂莲连点渣都没留下吗?”

  乐商:“………”

  越往山上走,周围逐渐出现一些雾,气氛开始变得紧张。

  “每次出来,一有雾准没好事。”后面不知道谁小声说了一句。

  “等等,有人来了。”

  乐商忽然停下,抬手拦住后面,站在原地盯着伸入雾中山道尽头。

  一个战士打扮的男人走出来,后面跟着许多侍从,一个个都低着头。

  只有他在直视乐商他们。

  他像是打量一样从前到后看了他们一圈,乐商等人站在原地,也在暗中观察这个戮虞山族的战士。

  他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为首的乐商身上。

  “尊贵的西陵祭司大人。”他躬身,“犹并大人命我等前来迎接。大人驾临,乃是我族的荣耀。”

  “犹并?”乐商搜索一遍自己的记忆,竟然不记得戮虞山族领导层里曾经有这号人物。

  “犹并大人是我族新任大祭司。”看出她的疑惑,战士解释道,“大人请随我来吧。”

  乐商跟上他,“这位新大祭司,你能再给我说说吗?”

  ————

  西陵城外。

  裹挟灵力的骨片围绕巫炤高速旋转,他嘴唇紧抿成一条线,额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前方空间被扭曲蜿蜒,不断朝四周荡出足以摧毁山石的力道,地面寸草不生,遍布刮痕,像是被无形中巨大力量胡乱刮擦出来的伤痕。

  巫炤十指相交,然后用力向两边分开,像在虚空中扒住一道门缝,企图把它扩大。

  巨大的阻力迅速反馈回来,巫炤的手微微颤抖,向两边拉开手臂的动作被阻住。

  他看起来很吃力,在用尽全力对抗空间之力。

  司危在屏障后面眼一眨不眨盯着巫炤,手紧抓着衣摆。

  忽然裂隙处剧烈震荡,巫炤一声闷哼,力量像短线的风筝。

  力量作用的空间处震荡出巨大反力,像铺天盖地的刀锋四面八方压劈过去。

  地上崩出深深的刀切纹。

  司危面前的屏障发出岌岌可危的咔擦声,她失声尖叫:“巫炤——!”

  怀曦倒吸一口冷气。

  巫炤已经连提手防御都做不到了,硬生生抗下空间反噬的力量,支撑不住单膝跪了下去,猩红的液体喷在地上。

  余劲一过,怀曦和司危瞬间冲到他身边。

  司危扒着他的胳膊仰头看着巫炤苍白的脸色,几乎要哭出来。

  “大人!”

  “等一下。”巫炤压着怀曦的手,跪了一会儿才借力站起来。

  他的声音不强不弱,听不出来什么,怀曦却心如刀割。

  ——他刚才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大人……”怀曦眼眶发红,手都微微发颤。

  巫炤侧头看向他,片刻,扯出一个安慰的笑,“……我没事。”

  两个男人眉来眼去的时候,丝毫没注意到司危在旁边已经阴沉下来。她低着头,刘海遮住眼前的光线,仿佛正酝酿着一个风暴。

  终于,她爆发了——

  “缙云到底有什么好,值得巫炤你这样?!说不定他都已经——”

  巫炤:“司危。”

  司危一腔怒火只能不情愿憋回去。她眼眶通红,又生气又委屈,用力看了一眼巫炤,然后头也不回跑走了。

  巫炤的目光追着她一段距离。

  小姑娘的背影里全是不高兴,边跑边抬手在脸上抹什么。

  “怀曦,你跟上去。”巫炤转头吩咐。

  “大人,你一个人……”

  “我没事,你去追她,带她回城吧。”

  看着小姑娘朝城里快跑过去,后来干脆用了法术,怀曦在后面追上她,弯腰对她说什么。

  巫炤站在原地,慢慢抹掉手臂崩裂伤口流到指尖的血,长长叹息。

  直到一高一矮的身影消失在城门里,巫炤转身看向刚才企图打开空间裂缝的地方。

  那里恢复了一片宁静空间,能清晰看见远处的山和河流。

  他一直看着那里,仿佛想透过那里,看见对面的某个人。

  ——————

  戮虞山族,西陵祭司临时住处。

  奉绡扶着门框跑进来:“大人,我回来了!”

  乐商急忙站起来:“如何?”

  “城里大体没什么问题,跟我之前来一样,就是有几个地方,明显有焚烧过什么的痕迹,祭坛也不见了。那些戮虞山人看我们的眼神奇奇怪怪的。”

  奉绡越说越觉得自己发现了了不得的大事,“我觉得戮虞山族整个都透着一股不对劲。”

  “你这是废话!”鸤鸠在一边扯着脖子吐槽。

  乐商白他:“在这闲了半天的人没资格说这话。”

  鸤鸠乖乖闭嘴后,乐商又问奉绡:“关于大祭司犹并,族人怎么说?”

  “他在族里很受敬奉,说是年轻有为,法力高强,自从他继位,族里几乎没什么病灾。只是刚才我经过他的住处,他的侍从不许我靠近,神色紧张,似乎哪里有什么一样。或许......”

  她纤长的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侍从说犹并什么时候回城?”

  “后天。”

  乐商和他对视一眼,敲击的手指悬停,最后重落下,“今晚就去这看看。你回去准备。”

  “是,大人!”

  鸤鸠在一边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什么?你就这么定了?”

  它绕着飞过来,“那个大祭司法力高强,你就不怕......呃,有什么机关?”

  乐商笑眯眯瞅着他,鸤鸠声音越来越小。

  “你看我干什么?”小心翼翼试探。

  “你说的没错,鸤鸠。”乐商前趴撑在桌上,满脸不怀好意,“所以就劳烦你,现在去探查一下吧?”

  “什么?那万一真有机关,我有去无回了怎么办?”鸤鸠不可置信。

  乐商静静盯着它。

  鸤鸠:......

  鸤鸠后退半步。

  鸤鸠垂下头:“......好吧。”

  ......

  夜山鸮啼,浓雾盖在戮虞山上,缠住新月光线。

  城里没有乱晃的族人,巡逻战士一批批走过去。

  火把零零散散的,房屋大半都没有点灯。鸤鸠悄悄从犹并住处飞出来,敏捷绕开放哨的战士,从后窗窜进大厅。

  那边什么机关都没有,鸤鸠地毯式蹚了一遍,完好无伤回来了,还带回一个惊人消息。

  “你猜猜我在那看到了什么?!半魂莲!最里面有个密室,里面全是半魂莲,那家伙还在中间弄了把灵火,靠近的半魂莲全烧焦了!”

  乐商睁大眼睛,其余祭司恨不得跳起来。

  “肯定是他!他想干什么?!”奉绡拍案而起,义愤填膺。

  “戮虞山族和我们又没仇怨,他又没有巫之血,要半魂莲有什么用?他毁掉了外面所有半魂莲,又弄一堆放在屋子里是干什么?还是说他其实是把外面的半魂莲全挖回家了?”

  “也未必是他毁掉的半魂莲,可既然他这有,跟这事必然脱不开关系!”

  “你们不觉得整件事都很奇怪吗?”朝离说,“我们来的时候犹并恰好出门,戮虞山的人对我们态度奇奇怪怪。他们看起来恭敬,却推说让我们明天再见族长。还有那个房间,不让人靠近,却没设陷阱。”

  “乍一看很正常,但细细分析,哪里都极不正常,简直像是......刻意在引诱我们一样。”

  奉绡张了张嘴,“你的意思是......”

  “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刻意表现出对犹并住处的紧张,故意拖延怠慢,就是在引诱我们自己去查。”

  “他们很清楚我们为什么而来。”乐商站起来抱起胳膊,“从我们到这,几乎所有事都离不开一个人的影子——犹并。”

  她神色一冷,“他所作所为的理由,八成都在那个密室里。而他也是这么想的,并且他也觉得我们会这么想。”

  “他在布局引诱我们!”奉绡快速反应过来,“他甚至预判鸤鸠会去探查,设置了不会被他发现的机关。”

  “这......既然如此,恐怕他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去他的密室。那里必然布下了陷阱。”

  “大人......”

  祭司们看向她。

  明知对方可能是陷阱,今晚还要去吗?

  气氛一时陷入凝滞。

  “......呵。”

  乐商冷笑一声。

  “去。我倒要看看,他想搞什么鬼。”

  “鸤鸠你和我一起,其他人留下听朝离安排,随机应变。”

  ——————

  昏暗但布置细致整洁的大祭司寝殿里闪过一道黑雾,乐商带着鸤鸠稳稳落在地上。

  鸤鸠瞪大眼睛往前飞。

  “就是这边,有个暗门往下到他那个密室。”

  乐商倒不急于向前,四处打量着在他内外两间屋里转了一圈。

  床桌椅一应俱全,墙上挂着兽角布料装饰。

  奇怪的是,没有戮虞山族的图腾。

  乐商蹙眉,走到桌边附身。

  桌上整齐码放两摞甲骨,右边还有叠的板板正正的布帛,四四方方,左右高度对得整整齐齐。

  木椅放在里面,左右两边距离都一样。

  可见要么这位犹并大祭司有强迫症,要么他的近侍有。

  乐商在桌上点了两下,翻开右边的布帛。

  戮虞山族往十年收成,略过。

  鸮族布料交换,略过。

  今年夏季祭典,略过。

  ......

  乐商在翻到最下面的布帛时停下。

  ——巫炤。

  那上面记载了巫炤可以称得上详细的记录,还有他半幅画像。

  乐商:......

  说实话画得巨难看。

  上面不仅写了他身为鬼师被各族广为人知的事情,还写了一些可以说得上熟人,至少是在西陵住过较长一段时间的人才会了解的事——一般人不会也不敢随便直接打探鬼师——包括但不限于他和缙云私交极好、很宠爱司危、倾慕她之类。

  乐商:......看起来有点吓人。

  鸤鸠:“这家伙不会对巫炤有意思吧?”

  乐商面无表情,眼珠慢慢转向它:“有什么意思?”

  她把东西放回原位,往密室的方向走,“你怎么知道这东西不是他故意想让我们看见的?”

  密室门打开,向下走过一条长长甬道,两侧岩壁上的油灯幽暗得形同不存。

  甬道尽头传来光亮。

  鸤鸠飞在她肩膀后上方,“这光就是那个灵火,下到最底下转弯,你就能看见,全——是半魂莲!”

  鸤鸠说得没有错。

  看见密密麻麻挤满地面的熟悉黑色莲花,一团半人高灵火在密室正中心燃烧,半魂莲在里面熊熊燃烧,乐商一时间也愣住了。

  就在她分神一刹,甬道上头传来一声门关的响声,鸤鸠在她背后惊呼,她迅速消失在原地。

  甬道从上往下坍塌,完完全全被堵死,除非这个地下密室还有第二个出口,否则除非冲破地面才能出去。

  乐商悬空出现,刚才站的地方已经燃起灵火。

  鸤鸠非常狗地窜道角落里努力减少存在感。

  烈火忽然暴起,熊熊燃烧,整个密室地面被半人高火毯覆盖,半魂莲迅速被烧焦毁掉。

  有人!

  乐商警觉一闪,阴森杀意贴着她耳边飞过,她在半空转身,同时借力向后一挥——

  乐商:“!”

  黑衣男人站在她背后,抬手挡住她一击。

  太近了!

  乐商猛地后撤。

  火光把兜帽的阴影投在那个男人脸上,看不全表情,只见他勾唇,接着在原地消散。

  同时一直躲在一边的鸤鸠高呼:“背后——!”

  “哒——哒——”

  地面的火焰逐渐消退,只剩下零星火苗,半魂莲全都消失不见。

  原本光秃平整墙壁上弹出一道暗门,门向一边打开。

  身着黑袍的男人慢慢走出来。

  乐商左脚尖点地悬着,右臂在身侧小幅度画半个弧,暗红灵力凝成刀锋围绕她旋转。

  这是可攻可守的法术。

  她戒备盯着那个男人。

  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情景,乐商其实非常想吐槽他这种装逼的出场方式。

  花里胡哨,没啥用处,单纯让人觉得他比较危险而已。

  但现在,他确实比较危险。

  黑衣男子站定,和她形成一种对峙的局面。

  鸤鸠看了看那人,又看了看乐商,最后还是决定飞到乐商身边。

  乐商:”戮虞山大祭司?”

  那人无声笑起来,抬手摘下兜帽,缓缓抬头。

  乐商:“……!”

  看她露出惊诧的表情,犹并似乎很开心:“他们说的没有错,乐商大人果然很聪明。”

  他头发发灰,眼瞳里是惨淡的白,看起来极不正常。但真正令乐商惊诧的,是他身上有巫之血,甚至还不弱。

  “你为什么要毁掉半魂莲?引我来这什么目的?”

  乐商抬起手,锋利的灵力化作刀锋,从四周指向犹并。

  “你是什么人?”

  乐商的灵力离他咽喉心脏只有半臂,他却不闪不躲站在原地,丝毫没有慌乱,仿佛早就认准了她不会下手一样。

  “我是犹并,戮虞山大祭司,大人知道。”他浅笑着说。

  乐商:“那我换个问法,你和巫之国有什么关系?”

  这个问法终于让他笑容消失。

  有一瞬间乐商觉得他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低下头。

  声音低哑,甚至有一丝遗憾:“战奴是不需要知道这些的。”

  鸤鸠:“!!!乐商小心!”

  犹并突然攻击,乐商来不及躲闪,匆忙抬手格挡。四周墙壁开始变化,各种乱七八糟的咒纹飞出来,满密室乱窜,场面一时间混乱非常。

  鸤鸠在这个混乱里一边拼命逃窜,保护自己的羽毛和头,一边使劲喊:“乐商!你小心!这家伙设机关了!”

  乐商:“能看出来!闭嘴!”

  密室墙壁开始往中间移动,空间越来越小,咒纹越来越密,乐商身上已经出些血痕。

  这种程度不来不可能伤到她,犹并本人的灵力虽然不弱,也算不上强,万万不可能把她逼到这个地步。

  但那些墙上不知道什么东西画出来的咒纹却很诡异,防御根本无效,它本身保护着墙壁,攻击也难以毁去,咒纹一旦碰到就会有灼烧的疼痛,伤口不断加深,同时灵力仿佛被抽走一样流散。

  那种感觉对乐商来说有些熟悉——很像她巫之血不稳定发作时候的感觉。

  “你想挣扎的话,我尊重你。”墙壁压到她不得不化出那把黑色长刀来撑住的时候,犹并消失了,只有声音回荡,“这是巫之国驯服战奴的阵法,我专门为你打造的机关,你可以残喘,但你改变不了结果。”

  “乐商!你别听他瞎说!”一起被压在里面的鸤鸠蹦着怒吼,羽毛因为它过于用力的拍翅甩掉好几根。

  “你可一定要撑住啊……”对着犹并一通痛骂后,鸤鸠折回来看她。

  乐商脸色有点发白,拿刀的手也开始颤。

  鸤鸠紧张地不行。

  乐商瞥了它一眼,勉强笑道:“放心,你和巫炤契约,真出事了,我不会拉你殉葬。”

  鸤鸠一下子哽住。

  鸤鸠:“………”

  鸤鸠:“谁谁谁想这个了?!”

  乐商只笑笑不说话,明现咒纹加诸她身上的伤害已经让她很难受了。

  鸤鸠看她一眼,又看她一眼,小心翼翼问:“那个,你……你能撑住吗?这也不是办法啊,万一你真——不不不,呸呸呸!”

  万一她真死在这,巫炤可是会雷霆之怒啊。

  那种情况,真是想都不敢想,就算它逃过这一劫,在巫炤那肯定也活不了。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乐商可绝对不能死啊!

  再说,她对它是真挺好的,她要是死了,说实话,它会难过的。手机访问的帅哥美女读者,先注册个会员好吗,注册会员能更好的体验小说阅读。

  此章节正在努力更新ing,请稍后刷新访问

  最新章节遇到防盗章节,书友正在紧急修复,请稍后刷新访问

  ...努力更新中----请稍后刷新访问

  手机访问的帅哥美女读者,先注册个会员好吗,注册会员能更好的体验小说阅读。

  注册本站会员,使用书架书签功能,更方便阅读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类废话的,请跳过继续看下一章

  请先收藏此页,方便等下阅读,不然等下找不到此章节咯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更新中……努力更新中……

  

  72文学网首发https://www.72wx.comhttps://m.72wx.com

  72文学网首发www.72wx.comm.72wx.com

  

  72文学网首发https://www.72wx.comhttps://m.72wx.com

  72文学网首发www.72wx.comm.72wx.com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类废话的,请跳过继续看下一章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类废话的,请跳过继续看下一章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类废话的,请跳过继续看下一章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请你先收藏此页吧,方便等下阅读咯……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如果你还没注册会员就先注册个会员吧,使用书架书签更方便哦。

  剑尊叶玄叶灵

  作者:江山羽

  第一章:谁敢动我妹!

  青城,叶家,祖祠。

  “先祖在上,叶玄无才,无德此刻起,罢黜叶玄世子之位,由叶廊继承。”

  说话的是一名身着黑袍的老者。

  老者身后不远处,站着一名少年,少年嘴角挂着淡淡笑容。此人,正是叶廊。

  而两边,是叶府众长老。

  “为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有些怯怯的声音突然在这祠堂内响起。

  众人闻声看去,门口站着一名小女孩,小女孩大约十二三岁,两只小手紧紧捏着裙角,脸色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看起来有些虚弱,眼中还带着一丝怯色。https://www.72wx.com/wenxue/78863/53080994@@.html

  这小女孩名叫叶灵,正是叶玄的亲妹妹,此次听到家族要罢黜叶玄,她不顾身上的病赶了过来。72文学网首发www.72wx.comm.72wx.coma

  黑袍老者眉头皱了起来,“叶灵,你做什么!”

  名叫叶灵的小女孩对着祠堂内众人微微一礼,怯声道:“大长老,我哥叶玄是世子,你为何要无端废了他?”72文学网首发https://www.72wx.com

  大长冷冷看了一眼叶灵,“这是家族大事,你插什么嘴?下去!”

  叶灵显然有些畏惧,不敢直视大长老,但她却没有离开,而是鼓起勇气走进了祠堂,她再次对着场中两边长老行了一礼,“诸位长老,我哥正在南山与李家争夺那矿山开采权,他现在在为家族拼命,生死未知,而家族却在此刻以莫须有的借口废了他的世子之位,这实在是不公平。”

  “放肆!”

  大长老突然怒道:“废不废他,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说什么。来人了,给我将她拖下去。”

  就在这时,新任世子叶廊突然笑道:“应该仗责三十,以儆效尤!”

  大长老冷冷道:“那就杖责三十!”

  很快,两名叶府侍卫冲了进来。

  叶灵眼双手紧握,有些愤愤道:“不公平,我哥为家族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就连此刻都在为家族拼命,家族这般对他不公平”

  其中一名侍卫看了一眼那新任世子叶廊,他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

  侍卫冷冷一笑,“叶廊少爷继承世子,乃众望所归,你嚷个什么?”说着,他抬起一巴掌扇在了叶灵的脸上。

  啪!

  一道清脆耳光声响起,叶灵右脸瞬间红肿了起来,不过,她却没有哭,只是死死捂着自己的脸颊。

  叶廊打量了一眼那侍卫,笑道:“你叫什么?”

  那侍卫连忙一礼,“属下章木,见过世子。”

  叶廊点了点头,“你很不错,我成为世子之后,需要十名亲卫,以后你就做我的亲卫吧。”

  闻言,章木大喜,连忙深深一礼,“属下原为世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叶廊微微点头,“拖下去吧,此人扰乱祠堂,不要留手,可明白?”

  章木看了一眼叶廊,看到叶廊眼中的杀意时,他明白了。当下一把抓住了那叶灵的头发往外拖去。

  就在这时,章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而祖祠内,所有人纷纷转头看向了祠堂外。

  祠堂外不远处,一名少年正朝着祖祠这边而来,少年穿着一件紧身长袍,长袍已经破破烂烂,而且到处都是血。

  来人,正是从南山赶回来的叶玄!

  看到叶玄,叶廊嘴角泛起了一抹阴冷笑容。而祖祠内,众长老眉头纷纷皱了起来。

  大长老双眼微眯,脸色阴沉的可怕,不知在想什么。

  远处,当叶玄看到章木手中的拖着的叶灵时,他脸色瞬间狰狞了起来,“谁给你的狗胆动我妹的?”

  章木见到叶玄,脸色顿时大变,他连忙看向叶廊,正要说话,就在这时,叶玄宛如一只猛虎突然跃到了他面前,后者还未反应过来,叶玄一拳便是轰在了他的面门上。

  砰!

  章木脑袋一阵眩晕,整个人踉跄跌倒。

  而叶并未罢手,他再次朝着章木冲了过去,就在这时,祖祠内的那叶廊突然怒道:“叶玄,他是我的人,你胆敢”

  叶玄突然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胸口上。

  噗!

  章木口中顿时喷出了一口精血。

  见到这一幕,叶廊脸色无比难看了起来,而那叶玄则是抬头看向他,狞声道:“你的人?”

  说着,他猛地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脸上。

  章木整个脸瞬间血肉模糊,口中不断哀嚎,“世子,救,救我”

  叶玄没有管那哀嚎呼救的章木,他走到了叶灵身旁,看到叶灵的模样,叶玄顿时心如刀割,他双手紧握,整个人在微微颤抖。

  当叶灵当看到叶玄时,她眼中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哥,疼,好疼”

  闻言,叶玄神色狰狞了起来,下一刻,他一下冲到了章木面前,然后猛地一脚揣在了章木的脑袋上。

  砰!

  章木脑袋撞在石阶之上,瞬间炸裂开来,鲜血溅射!

  见到这一幕,场中所有人都呆住了。

  然而,叶玄还未罢手,他突然看向那叶廊,狞声道:“我妹也是你能动的?我草你祖宗!”

  说着,他直接朝着叶廊冲了过去。

  祖祠内,大长老脸色大变,“放肆!”

  说完,他脚尖猛地一点地面,整个人直接滑到了叶玄面前,然后一掌拍向了叶玄。

  掌带劲风,凌厉刺人。

  叶玄嘴角泛起一抹狰狞,他右手紧握成拳,一瞬间,他右手的衣袖直接被震裂,下一刻,他猛地一拳朝着大长老的拳头对轰了过去。

  嘭!https://(www).72wx.com/wenxue/78863/53080994.html

  拳拳相撞,一道低爆声骤然响起。

  叶玄退到了门口,而大长老也是朝后连退了好几步。

  见到这一幕,场中众人皆是震惊不已。

  在青州,武者分为一品淬体境,二品练力境,三品内壮境,四品兼修境,五品不息境,六品气变境,之上就是御气境。而这大长老可是实打实的御气境,但是,这叶玄只是五品不息境,与这大长老相隔两个大境,然而,叶玄竟然只是稍落下风而已。

  大长老也是心惊不已,他知道叶玄天赋极好,是叶府精心培养的世子,而且常年为叶家在外死战,但是,他没有想到叶玄的战力竟然有这么的强!

  翅膀硬了!

  念至此,大长老眼眸内深处的杀意更加的浓了。

  大长老死死看着叶玄,“叶玄,你竟敢当众攻击世子!”

  叶玄眉头微皱,“世子?”

  大长老冷笑,“叶玄,忘记告诉你了。你已被罢黜世子之位,此刻起,叶廊是我叶家世子!”

  叶玄双眼微眯,“我被罢黜世子之位?”

  大长老冷声道:“这是我们众长老一致的决定。”

  叶玄狞笑道:“我在外拼死拼活,你们却在内废我世子之位?”

  大长老冷笑了一声,他指着不远处的叶廊,“你可知他是何人?”

  不等叶玄回答,他又道:“叶廊是天选之人,刚刚觉醒的天选之人!”

  叶玄愣住了。

  何谓天选之人?

  所谓天选之人,就是上天选的人。

  在整个青苍界,有这样的一批人,他们年少或许平平无奇,但是某一天,他们会突然‘觉醒’,觉醒之后,他们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仅修炼速度会倍增,还会有数不清的奇遇,他们,就像是这天地间的宠儿!

  青苍界分为三大洲,他所在于青州,青州大小国有数百,他现在是在姜国,几十年来,这姜国天选之人还不到十人,而这些人日后无一不是成为了一方巨擘。

  叶玄双手缓缓紧握,他知道,叶家是要放弃他了。不仅要放弃他,还可能要杀他!

  就在这时,叶廊突然笑道;“诸位长老,这叶玄当众杀人,对大长老出手,按照族规,该如何?”

  场中,所有人看向了叶廊,叶廊冷冷一笑,“按照族规,他应该被杖毙,不是吗?”

  场中长老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叶廊可是天选之人,而且还是大长老的嫡孙,他们此刻自然不会得罪叶廊与大长老。

  大长老冷冷看了一眼叶玄,“来人了!”

  很快,祖祠外出现了数十名叶府侍卫。

  就在这时,叶玄突然道:“在我叶府,有一个规矩,世子为了服众,不得拒绝叶家年轻一代任何人的挑战。”

  说着,他直视那叶廊,“我向你挑战!”

  叶廊双眼微眯,笑道;“挑战?可以,不过,我们得上生死台,你可敢?”

  生死台!https://www.72wx.com@@/wenxue/78863/53080994.html

  场中一片哗然!

  在叶家内部,一旦自己人有不可调节的矛盾,就可上生死台解决。一上生死台,生死自负!

  叶玄冷笑,“走,去生死台!”

  叶廊却是摇头,“一月后,你我上生死台,那个时候,族长刚好出关,你我决生死,他刚好做个见证,免得说我们暗害你!”

  叶玄想了想,然后道:“可以!”

  说完,他没有在说什么,抱起叶灵走出了祖祠。

  看着叶玄兄妹离去,大长老看向叶廊,“他常年在外与人死拼,战力不俗,你可有把握?”

  叶廊嘴角泛起了一抹狰狞,眼中杀意犹如实质,“我刚刚觉醒,神魂与这具肉身还未彻底融合,不然,捏死他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一月之后,这青城没有我叶廊的对手!”

  闻言,大长老微微点头,笑道:“这就好。”

  说完,他看向身旁的一名长老,轻声道:“我之前派去南山的人并未回来,而我看这叶玄脸色苍白,有点不正常,叶苦你去查查,这叶玄在南山发生了什么。”

  长老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叶玄抱着叶灵回到了自己院落的房间内,他把叶灵轻轻放在了床上,然后揉了揉叶灵那还有些浮肿的脸颊,柔声道:“疼吗?”

  叶灵抹了抹脸颊上的泪水,“不,不疼了!哥,他们凭什么罢黜你世子之位?你为家族拼死拼活,凭什么那叶廊是天选之人就要罢黜你?这不公平!”https://www.72wx.com/wenxue/78863/53080994.(html)

  叶玄摇头,他轻轻揉了揉叶灵那还有些红肿的脸颊,“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这一次,是哥无能,没能保护好你,才让你被打!”

  叶灵摇了摇头,她眼中泪水再次流了出来,“是,是我没用,什么都不能帮到哥哥,我,我是哥哥的拖油瓶。”

  叶玄微微一笑,他轻轻刮了刮叶灵的小鼻子,“笨蛋,我是你哥,哥保护妹,天经地义,明白吗?”

  叶灵起身轻轻亲了亲叶玄的额头,认真道:“哥,等我病好了,以后我也要修炼,我也要保护你!”

  叶玄笑了笑,他轻轻揉了揉叶灵的脑袋,“好,哥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太晚了,先休息吧!”

  叶灵点了点头,“我要听故事。”

  叶玄笑了笑,然后道:“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

  叶灵白了一眼叶玄,“哥你这个故事说了好多年了。不过,我喜欢听”

  半个时辰后,床上的叶灵睡着了。

  叶玄替叶灵盖好被子后,他坐在一旁地上,他轻轻掀开了自己的袍子,腹部位置,有一道长长的疤痕,而里面,还在流血。

  为了争得那片矿山,他与李家十二人血战,后面一个大意,被一个神秘人偷袭,虽然杀了对方,但是对方的刀也插入了他的丹田,他的丹田应该是碎了。

  丹田破碎!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叶玄双眼缓缓闭了起来,这意味着他只能修炼肉身,在也无法达到六品气变境练气了!

  不能修炼还是其次!

  叶玄看了一眼床上的叶灵,叶灵脸色依旧苍白,身上盖了三床被子,即使如此,她还是感觉很冷。

  伤寒之症!

  叶灵小时被寒气侵袭,身体常年虚弱,如果不是他拼命成为世子,为叶家立下无数功劳,叶家每月不断给她提供药膳与丹药的话,她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叶玄右手缓缓紧握了起来,现在他已经不是世子,叶家还会每月为叶灵提供药膳吗?

  而且,叶灵的病已经有越来越严重的迹象,如果想要医好她,唯有去姜国帝都的仓木学院,因为那里,有姜国最好的医师。而想要进入仓木学院,需得在十八岁之前达到御气境!https://www.72wx.(com)/wenxue/78863/53080994.html

  原本他是有机会的,因为他还有六个月才到十九岁,然而现在,丹田破碎,想要达到御气境,几乎不可能了!

  想到这,叶玄转头看向了床上已经陷入梦境的叶灵,“不管用什么代价,哥一定治好你!”

  片刻之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他从怀里拿出了一枚漆黑色的戒指,这枚戒指,是他娘亲留下的。

  对于那个女人,他是模糊的,因为对方在他十岁时就离开了。

  当年,在叶府后门,那女人紧紧抱着她,眼泪不断地流。

  而在女人的背后不远处,站着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其实,男子不是站着的,是悬浮的!

  在他的印象中,男子说了一句话,“小姐,在不走,若是让族长知晓少爷的存在,族长动怒,此界怕是要遭受灭顶之灾,少爷也难活命!”

  听到这男子的话,女人轻轻推开他,然后悄悄把这戒指塞到了他的怀里,“玄儿,好好照顾灵儿,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恨娘亲”

  说完这句,女人转身与黑袍男子离去。

  他呆了呆,然后疯了一般去追,可惜,他并没有追得上,因为黑袍男子与那女人是用飞的。

  就那样,他一直追啊追,直到实在追不动了他才停下来,而那女人,也没有回头,就那样与黑袍男子消失在了天际尽头。

  片刻后,叶玄收回思绪,他右手紧紧捏着那枚戒指,他右手本身就有伤,此刻用力,伤口裂开,一滴鲜血突然滴在了那黑色戒指之上。他手中的戒指突然颤了颤,叶玄心中一惊,连忙低头看向手中的戒指,在他低头的那一瞬,戒指突然化作一道黑光没入了他眉间。

  一瞬间,叶玄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在一片无尽星空之中。

  而在他面前不远处,悬浮着一座黑色高塔,高塔有十二层,就那么悬浮在那里。高塔四周有四根柱子般粗的巨大黑色铁链锁着,而在那塔的顶端,插着三柄剑!

  整座塔,漆黑且阴森。

  叶玄压住心中的震撼,他看向那第一层入口处的上方,那里,有两个血红大字:界狱。

  而在那门口两边,还有两行血红的大字,恰似一副对联。

  左边:囚天,囚地,囚诸天神魔;

  右边:禁道,禁命,禁万界人仙。

  https://www.72wx.com/wenxue/78863/53080994.html

  https://www.72wx.com/wenxue/78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