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古剑三]生在上古最先进的城池里 > 第 41 章 第 41 章
  “这个招式……我记得他死了啊......”相柳接她一刀,疑惑地念叨一句。

  乐商恍若未闻,手中拿着一柄血化成的长刀。刀刃既细又薄,但极长,在朝阳下拉出血弧。

  身后暴涨的黑气和血雾中,灵力化成的骨片慢慢汇聚,形成两柄巨大的骨刃。

  暗红的刀光接踵而至,快到看不清乐商的动作。她在空中反复腾挪,反复刺挑。

  相柳喷出毒水,乐商避也不避,在身上结了结界,迎头冲上去。长刀刺穿相柳一个头的上颌。

  相柳痛呼一声,将她狠狠甩了出去。

  与此同时,两柄骨刃交错刺下,相柳庞大的身躯骤闪,还是被一条头拖累,黑色妖血飞溅。

  乐商被甩入海中,汹涌的海水立刻席卷而来,将她压向海底。海中融进了相柳的妖血,虽然已经稀释,触及皮肤仍然有小刀在不断划割的痛感。天才一秒钟就记住:(www).72wx.com 72文学

  血化成的长刀入水时已经打散,她手上蓄积灵力,将不断推她下沉的海水使劲扒向两侧。

  相柳打定主意要将她压死在海底,跟着俯冲而下,溅起巨大水花。它九条脖子一齐对准差不多只有它眼睛般大小的乐商,尾巴搅动海水,一次一次打散她的灵力,狠狠将她向海底推去。

  乐商的“宝贝果子”已经超时失效了,最后一口气也快要耗尽,周围一片黑暗,她所有灵力都用来对抗相柳的拼死一搏,来不及展开灵视,也来不及再吃一个“宝贝果子”。

  海水冰冷刺骨,周围像要把她压碎的力量包裹住她,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黑暗,下沉,死亡……

  相柳的妖力一股一股袭来……

  [半魂莲在巫之国的命运之中!]

  什么……声音?

  迷幻中的回响突然在她脑海里炸响,忽远忽近。

  [……你认罪吗?]

  ......什么?

  [吾王,杀了他们!]

  [我们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巫臷民不信神……]

  …

  海朝紧张地看着海面,一旁的女祭司却稍稍松了口气,拍拍他肩膀安抚道:“别担心,鬼师大人来了。”

  战圈比想象的还要远,巫炤尚未冲到近前,乐商便被相柳甩入海中,相柳紧随其后冲进海里。

  巫炤心脏猛然收紧,紧随其后扎入海里。

  [半魂莲……命运算什么!]

  [杀了他们!]

  [这就是你的子民?]

  [……你认罪吗?]

  [吾王!]

  [杀了他们!杀了他!]

  杀……谁?

  ----“乐商!”

  终于有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不如往日宁静平和,带着难以忽视的担心和焦急。

  乐商倏然睁眼,眼里血光暴涨,恐怖的巫之血灵力将海水挤开,细密的刀光随着海底涌流向四周肆意席卷,将四周一切阻碍化为齑粉。

  巫炤撑开护盾抵挡刀雨样的灵力,霸道刚韧的灵力不要命似撞击在他的护盾之上,很快在上面劈出裂痕。

  巫炤不禁皱眉,加强灵力输出,顶着“刀锋”向乐商而去。

  相柳十六只眼睛不可置信地瞪大,接着一跃而起,窜向海面,一路未停,直到冲破海水。

  乐商眼里似乎没有别的东西了,她紧随其后冲上海面,再次向相柳攻去。

  “太好了!他们出来了!”海滩上,海朝高呼。

  女祭司却没再继续和他搭话,她回头张望一番,有些惊讶地问另一位祭司:“巫炤大人是自己来的?”

  另一位祭司也回头张望一番,的确没看到另外的人来,不大确定说:“……也许是吧。”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远海面上,相柳暴怒大吼:“你疯了吗!为了这些微不足道的人,你要和我同归于尽?!”

  乐商依旧置若罔闻,甚至放弃格挡和躲闪,不要命地对它发起进攻。

  简直像个疯狗一样!比那个人还疯!相柳一阵头疼。

  而且她还来了帮手,那个男性人族和她实力差不多,现在和她一起对付自己。

  乐商全然不躲不挡,但巫炤把她护得很好,相柳每次突袭都被他挡住。

  这疯女人和它血都流得差不多了,相柳原有不少把握杀了她。可现在又来了一个满血的,战况变了,再恋战下去恐怕于它不利,

  再说,这些狡诈的人族!谁知道会不会又使什么阴招!

  乐商挥刀在空中拉满一个血弧,不分敌我向四周荡开,巫炤睫毛一颤,迅速闪躲。

  相柳准备遁逃,最后向乐商放出妖力来掩护自己。巫炤化成黑雾转眼出现在她身边,比她超前半个身子,准备为她挡住。

  护盾尚未展开,迅疾刀光稳稳劈向他。

  乐商饱含杀意和怒气的声音:“滚开!”

  巫炤连忙格挡,神色有些诧异,接着敛起长眉。

  “想跑?”如同地狱来的幽寒声音,乐商冲着相柳逃跑的方向狠狠劈了几下,黑红刀光冲它飞去,乐商准备乘胜追击。

  巫炤却不能让她继续了。

  她浑身都是血,小腿曾被咬住撕开一道极长的口子,又落入有相柳血的海水之中,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布满发红的细小裂口。

  巫炤心脏仿佛被刀一遍遍穿过,又被烈火焚烧,他心里的小人有些发颤,手却稳稳从背后挟住乐商的两只手腕。

  “乐商!”

  她的手腕很细,他一只手就可以轻易握紧。原本光滑的手腕上遍布粗粝的伤痂,贴在他的手心,像是一把把小刀刺入他的肉。

  巫炤不敢用力,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有些间断。

  乐商显然和他画风完全不同。她像杀狂了那样不断想甩开巫炤,眼中血色浓郁,盯着相柳逐渐消失不见的背影破口大骂。

  “吃屎吧你!你这贼蛇,该呕水照照自己,看看你坟头草木有多高了!##%#*&……”

  巫炤:“……”

  “好了,乐商……”为了不使劲拽她伤痕遍布的胳膊,又能让她无法挣脱,巫炤只能把她拉入怀中,从背后抱住。

  然而不知道什么缘故,这个动作狠狠地刺激到了状态很不对劲的乐商,她反手将血刀狠狠刺入身后之人。

  “唔……!”

  巫炤神色一僵,感收到腹部一阵火辣辣的巨疼,但仍不松手,反而将她更用力压入怀里,胸前的项链贴住她后背,慢慢睁开眼睛。

  长刀刺穿他的腹部,乐商下手极狠,一捅到底,刀刃在巫炤背后穿出极长一截,血很快漫洇而出。

  “乐商,是我。”他悬在空中,迎着已经完全升起的太阳,贴着她耳畔轻声安抚。

  乐商一转刀柄,不出意外又听到身后一声忍痛的闷哼。

  巫炤开始有些颤抖,呼吸紊乱,不是因为自己的伤,而是乐商她现在……

  这是令他完全束手无策的情况,强烈的懊悔、自责和愤怒爆发而出,巫炤紧紧皱起眉头,希望缓解一下内心撕裂般的疼痛。

  那股难以言喻的酸疼从心脏翻涌而出,如同岩浆灼伤他的七经八脉。

  血很快染红他衣服的下摆,巫炤咬了咬牙,眸色暗沉幽晦,深深看了怀里人一眼,重新闭上眼睛,抬起左手按住她的眼睛和额头。

  刀从他腹部拔出,估计乐商准备下一次对准他的心脏了。巫炤顾不得伤势,左手用力,属于他的灵力从乐商额间灌入,她一声压抑的抽气,接着手上长刀消散,软倒下去。

  巫炤迅速拖住她的腿弯,将她打横抱起。

  ……

  [有趣,一个人族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来,与我一战!]

  [我和你不同,我有我的责任。便依你所说,三百年为期。]

  场景变换,肆虐的刀风消失,心里那股畅快也随之消失,被令人喘不上气的压抑感代替。

  周围白雪皑皑,覆盖着黑色的神殿和石道。

  冰冷的质问声从四面八方响起:[这就是您的选择吗?]

  高塔轰然倒下,周围场景再变。

  海上风暴肆虐,电闪雷鸣,一个人影在这样的环境中渺小到可以忽略,但他长刀在手,独自悬在风暴中心,引天上的雷电狠狠劈向向他冲撞而来的巨大海怪。

  血红的眼睛,额间的巫纹。

  [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了得到力量。只有拥有力量,才能不依靠别人。]

  [所以,为了力量,不惜倒行逆施,付出这样的代价?]

  两个冰冷而沉着的声音在对话。

  [当然,你也可以毁了一切。]另一个蛊惑的声音响起,仿佛恶魔低语。

  [看看,你全心全意护着的东西,他们是怎么回报你的?这样的白眼狼,都杀了怎么样?杀干净,碾碎,让他们充满悔恨……]

  不对不对不对,不该是这样。

  长刀缓缓抬起,对准几无还手之力的人群。

  住刀!停!给我停!

  长刀无视她的呐喊,那个男人冰冷而血腥的目光里翻滚着入魔的气息,冷漠看着伏跪一地的平民。

  那不是你想要的!你给我好好想想!

  住手啊!!!

  男人似乎听见了她的呼喊,居然真的停住,长刀高高举着,没了下一步动作。他有些怔愣回头看向一个方向。

  她的方向。视线和他相对那一瞬,乐商忽然胸口剧痛,像被刀刺穿,接着场景破碎,她直直向下坠落。

  喂!这什么刺激的梦啊!

  [滴答—滴答—]

  什么声音?好疼,全身都疼。

  周围一片漆黑,她伸手去摸。手还没伸出多远,立刻遇到了阻碍。

  她心一咯噔,连忙在周围摸了一圈,手越发颤抖。石头的感觉,这是什么地方?

  身上好疼,她是被封在了石头里吗?

  “巫炤!”

  她想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人名,慌乱之中,几乎带了哭腔喊出。

  心里有种不属于她的委屈、愤怒和酸楚,让她忍不住想哭。没人能救她,就好像没人能救他一样。

  “巫炤!”

  “巫炤!”

  声音逐渐嘶哑破碎。

  她在逼仄的石壁上拼命乱抓,指尖很快有些湿濡,眼泪也止不住流出。

  “乐商,你给我醒醒!”

  刺目的白光穿透逼仄的石壁,乐商艰难地睁开眼,就看见巫炤赤|裸着上身俯身向她,形成一种把她压在床上的姿势。

  一只胳膊撑在她耳侧,另一只手正抚去她眼角的泪痕,黑发顺滑如瀑垂落在她耳畔,遮住她看向外面的视线。

  看乐商睁眼,他停留在她眼角的手一顿,慢慢收回去。

  乐商直愣愣的目光从他沉静但又多点什么的脸上缓缓下移。

  自己的双手正扒着着他两条胳膊,指尖果然有些湿濡。但不是她的血,是巫炤的血。

  他胳膊、胸前全是她胡乱抓出来的血痕,在他白皙但结实的肌肉线条上,有种莫名的旖旎。

  有些血痕看起来非常深,甚至翻出一了些肉,没有很快愈合。

  可见她抓得有多用力!乐商感到羞愧和抱歉,不用想都知道她指甲里肯定有血肉。天!

  巫炤劲痩的腰上缠着一圈绷带,现在有些血洇出来,显然罪魁祸首也是她。

  乐商还发现自己胳膊腿上全部缠满了绷带,非常类似于木乃伊。绷带下面估计是蓟药之类的东西,怪不得她梦里一直觉得浑身都疼。

  她羞惭地垂下眼,脸有些发热。

  “……对不起。”

  因为梦中绝望的哭喊,她声音哭腔未散,沙哑而软糯的声音发出,好像受了天大委屈一般,连她自己听着都吓了一跳。

  巫炤果然僵了一下,接着撑起上身坐直,单手轻轻握住她肩膀,压住她企图坐起来的动作。

  “不需要你的道歉……但你要答应我,往后再有这样的事,你不可不顾惜自己的性命。”

  巫炤声音很轻。

  “嗯。”乐商自知这次确实是自己惹了麻烦,还拖累了巫炤,乖顺地点头。

  巫炤放在身侧的手暗暗握紧。

  她自然不知道巫炤带她回来时的反应。他满身杀意,没给汐沙族任何一个人好脸色。

  她若无法醒来,汐沙族也没一个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