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古剑三]生在上古最先进的城池里 > 第 34 章 第 34 章
  天空蒙上一层深蓝的纱,天色暗了下去,侍人进屋点上灯火,城中火光闪耀,人声熙攘。

  怀曦站起来活动一下酸疼的肩膀,说:“都天黑了,好饿。我们晚上出去吃吧,咱们四个带上司危。”

  乐商:“十六、三十九……十九,一千零四十五。”

  侯翟听着,在甲片上刻下这个数,并头也不抬反驳怀曦:“你算术算傻了?晚上有庆典。”

  “啊!”怀曦如梦初醒,一拍脑门,“我真给忘了!我说刚才起外面怎么这么熙攘,原来在准备庆典和篝火。”

  乐商趴在地上,撩起头发,从满地排开的甲片里抬起头,接过侯翟递来记录盾牌数量的骨甲,说:“五百九十二大弩,三千五百骨矛,九百四十五铜戈,骨刀剑一共万百把有几个族没给具体,我们的剑和……”她仰仰脖子,把密密麻麻记录了轩辕丘所有归附的部族已经报上来战备总数的甲片呈给巫炤,打算让他自己看。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巫炤接过从上到下细细“看”一遍,说:“姬轩辕打算明年秋收后开始灭獍,武器准备算是可以。”

  “忙了大半天,你们几位辛苦了!”嫘祖领着司危掀门帘进来。乐商爬起来,四个人看向嫘祖。

  司危欢喜地跑到巫炤面前,炫耀一样转了一圈,头上一看就是出自嫘祖之手的小辫子一甩一甩。

  巫炤笑意浓烈,揪住司危的小辫捏了捏,觉得可爱,笑道:“你这是又发明了什么编法?不如也去教城里来的别族姑娘,我一路上可听见不少人说想学你编的那种辫子。”

  嫘祖不接他这一茬,看乐商也凑过去细细观察司危的两个小辫,笑道:“好看吧,羡慕吧,你们两个人当时死活不给我编,司危可比你俩可爱多了。”

  “巫之堂的人多披发,我与乐商为何要给你祸害?”巫炤不咸不淡反问,脸上笑意不减,将合计甲片交给嫘祖,“都已算出来了,你看看。”

  “这么快!”嫘祖一锤手,“哈,交给你们算果然是对的!”

  她浏览一遍甲片,欣慰点头,招呼四人:“筵席快布置好了,你们四个快来吧。”

  “这些东西呢?”乐商指了指凌乱铺了满地的甲片。

  嫘祖拉过她胳膊往外走,“我派人来收拾,你们四个该休息休息了,来参加庆典吧!”

  ……

  给大典准备的食物都是精挑细选出来,比花食节还丰盛精细。除了常见的肉粮菜外,另弄了菊花、桂荏等很多稀罕东西,还有不同族的特色吃食。

  乐商从侧厅走出来,就看见一个汐沙族少年正和旱林族一群少年手舞足蹈比划说他吃过那——么长的海鱼,还见过那——么大的大贝克,坚硬如石又白皙好看,叫做“砗磲”,族里都用来做防具和饰品。说着他拍拍自己胸前一块护甲,“看,这就是砗磲的壳子做的!硬不硬!”

  旱林族深居内陆,哪有几个人见过海,连听都没听说过那种东西。几个少年顿时都凑到他胸前背后,在砗磲盔甲上摸来摸去。

  “好看吧!我们那边还有好多好东西,都是海上的怪物……”说着他咬牙宣言,“等我这次带回去坚固的兵器,就把那头畜生大卸八块!”

  乐商默默从他身上收回视线,和巫炤一人牵司危一只手走到饭食已经备好的座位上。

  庆祝轩辕丘成立的庆典筵席从议事厅门口里一直摆到王宫阶陛之下,各族族长、祭司和派来的人,有熊的九宫五官等几乎所有人都列席。王宫前面所有空地一直到最下面所有空地都被收拾出来摆席。

  嫘祖和姬轩辕坐在一起在正中间,和两位神仙一起。

  左侧空地上两两面对坐了四排,中间形成三个走道,陶豆、陶釜、陶鼎、小陶盉盛着牛肉、鹿肉、羊肉各种东西陈列在面前。菹菜肉汤、野枣芣苢汤或者蒸葵及菽、蒸黍、麦饼一鼎一鼎,还有些特别精细的东西,比如芥和萱草、莲花粥之类,平时只有祭祀大典上才能见到。两人之间的陶豆是水果盘,还是梅子木瓜桑葚和棠梨的拼盘。

  空地处每一个台阶的两头都放着一个大陶盉或者大陶鼎,陶盉里面温的桂荏汁——主要是杜康说他的“酒”还没弄好。陶鼎里面什么都可能有,因为来的族多,还带了不少他们自己的特色菜。

  姬轩辕和嫘祖举杯,宣布完轩辕丘成立之后,下面一阵沸腾样欢呼,城里六处大篝火腾然点起,手拉手的各族男女一圈圈围绕篝火跳起舞来。

  不多时,嫘祖和姬轩辕端着杯子下来和所有人道贺。姬轩辕拍着各族来人的肩膀,嫘祖和他一起,侍人跟在后面端着一盉桂荏汁。

  来到他们这边的时候,乐商和巫炤端杯站起来,怀曦单手抱着司危,侯翟围过来一起,七个人杯子碰在一起。

  姬轩辕专门和小司危单碰下杯,笑说:“小司危快快长大,以后让嫘祖给你编各种各样好看的辫子。”

  “这回得多谢巫炤和乐商了,以后还要巫之堂辛苦。”嫘祖笑道。

  巫炤笑着摇摇头,“不算什么,有需要尽管提。”

  “愿轩辕丘越来越繁荣强盛。”乐商说。

  姬轩辕欣慰点点头,满眼笑意看着他们说:“希望我们日后都能如愿以偿。”

  然后专门冲巫炤使了个狡黠的眼色,“鬼师大人,早日得偿所愿~”

  巫炤:……他就一定要给我找不痛快。

  巫炤保持脸上礼貌微笑,杯子一扬:“借你吉言。”

  乐商:……

  嫘祖和姬轩辕走后没多久,乐商探头往篝火那边看,突然发现有个熟悉的身影——己浣。她正和封溪一起围着篝火跳舞。

  乐商张望一圈发现不少人吃完之后到下面和所有人一起载歌载舞,连最高位置上两位神仙也不知去向,便探身越过巫炤问怀曦和侯翟:“我下去转转,你们两个要一起吗?”

  她刻意没问巫炤,因为他和姬轩辕说的那两句话使她更加怀疑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

  但怀曦和侯翟摇头,纷纷表示还没吃完。乐商只好一个人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尘,笑着对呆呆望着她的司危说:“我下去转转,看能不能给你找来点好玩的东西!”

  巫炤纵容司危抓着他一缕头发玩,“目光”一直跟随乐商的背影消失在台阶下面。他默默喝了一杯凉了的桂荏汁,觉得心里清凉许多,收回司危手里自己的头发,把她抱给怀曦,从座位上站起来,单手背到身后,面色从容说:“我下去走走。”

  ……

  在王宫前就感觉到下面的熙攘热闹,一过来她瞬间被包围在欢欣庆贺的热闹海洋里。篝火偶尔崩出星点火花,发出刺目不能逼视的光亮,照亮各族男女的明眸笑脸。围绕篝火跳舞的人唱着歌,身上各不相同的配饰碰撞出轻脆的声响,脚步整齐好听。

  “那个,我、我喜欢你!”一个青年脸上通红,鼓足勇气对喜欢的女子告白。那姑娘脸上先是憋笑,然后变成羞涩,最后扑到青年怀里,“我早就等你说这句话了!”

  三五聚在一起吃东西的人,和异族新朋友交谈各自奇闻异事的……乐商艰难地在熙攘人群里穿行,努力保证自己不会撞到谁。

  突然听见一个小姑娘“哇——”的哭声,还有个少年在旁边慌乱的声音安慰,“哎,你别哭啊!我、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但这个这个真不能送给你!”

  小姑娘还在哭。乐商越过人来人往看过去,是之前那个给别族人炫耀盔甲的汐沙族少年,正蹲在一个小姑娘面前手忙脚乱安慰她,捧着一串大珍珠在她眼前,看他表情也快哭了。

  乐商看看篝火那边,再看看他们,折了方向朝他们走过去。

  汐沙族少年一看有人来了,也不知道眼里是高兴还是慌乱,噌一下站起来,“那个,不是我不想给……哎呀你来得正好,那个我……不是……”

  乐商走到小姑娘面前弯下腰,把手伸到她面前,细长的手指灵活一动,淡红色的灵力流畅漂浮而出,在手上方绕出柔美的线条,最后变成一朵红色的莲花。

  小姑娘慢慢停下哭泣,抹抹眼泪惊讶又好奇盯着这突然出现的法术花朵,想伸手碰一碰又不大敢,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乐商。

  乐商展开一个温柔又明媚的笑,托着莲花往她面前伸了伸,柔声道:“不哭了好不好呀?这个送给你。”

  “真、真的吗?”

  “当然了!”乐商说。

  小孩子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开心接过红色的莲花,立刻把汐沙族少年手里的珍珠手链忘到脑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彩色石头举起来:“谢谢漂亮姐姐!阿父说不能白拿别人东西,这个送给姐姐!”

  乐商笑着接过,目送小姑娘蹦跳去找远处召唤她的父母。

  “哇!”汐沙族少年已经充满崇拜的目光看向她,“刚才那是戏法吗?还是法术?你的眼睛是红色的,真好看!你是不是祭司?哪族的祭司?我猜猜……我见过和你差不多打扮的,你是西——”

  “你问题太多了。”乐商冷漠打断,白一眼这个过分活跃的少年,“还是先说说你怎么把人家小姑娘惹哭的吧。”

  “嗨。”汐沙族少年自觉理亏又不情愿,挠一把头发,“我给她看我的珍珠手链,她喜欢想要,我不给,她就哭了。”少年说到这着急一跺脚,“实在不是我不想给,但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我不能送人!”

  “那谁叫你给她看?”乐商抱着胳膊问。

  “那,我那不是……我那不是想让更多人知道汐沙族吗……”少年神情突然落寞,眼中浮现出凌厉幽光,和他给乐商犯傻又自大的第一印象截然不同,“我们汐沙族的东西比潮螺族好,可不如他们名气大,别的族都更愿意跟潮螺族换东西不跟我们换,所以我们才没有坚固的兵器,才对付不了皮如坚石的海怪……”他攥紧拳头,阿娘就是死在海怪手里。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别族不跟你们换东西,未必只是因为知道你们的人少,也可能同样的羽贝跟潮螺族能换更多东西,跟你们却换得少,别人觉得你们的好和潮螺族的多相比不值当,自然就不跟你们换了。”乐商说。

  “……原来还会这样吗?”少年突然听到新理论,陷入思考,片刻突然抬头重新恢复满格元气,“你说得有道理,回去我就跟阿父说!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叫海朝,因为我出生的时候漫天.朝霞所以叫朝,我父亲是汐沙族长。”

  “乐商,西陵祭司。”她不欲多说。

  “哈,你果然是西陵祭司!我刚才猜对了。”海朝高兴一拍手,“加入轩辕丘后,我阿父向姬轩辕大人求了一批坚固的兵器,等我们回去一定能打败海怪重建家园!我一定能成为族里最强的战士,到那个时候,你跟我去汐沙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