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古剑三]生在上古最先进的城池里 > 第 28 章 第 28 章
  獍妖的尸体也不是完全没用,比如毛皮啦,骨头啦,都是制作物品很好的材料。而且因为獍妖非常凶狠,这些东西在城里卖价很高。

  肉和血嘛,以前吃过一次,实在不好吃。

  本着物尽其用,绝不浪费,靠捡垃圾致富(×)的原则,一群獍妖被残忍的扒皮拆骨,魔核碎片巫炤也说拾回去研究研究。

  “意外满载而归”程中,巫炤和缙云关心起她的伤势。乐商告诉他们已经基本没事了,如果返程顺利不用灵力,到西陵估计就能好。

  缙云有点好奇,或者还挺羡慕这种好得快的体质,说:“就是饕餮部身强体壮的战士,在外面受了你这样的伤八成都救不回来,巫之血果然强悍。”

  “我一直觉得巫之血很奇妙。”

  乐商一晃手,“其是西陵很多人身上都有巫之血,但没有激发,这些人和寻常人无异。也包括玳族,他们身上也有巫之血,但似乎都不能唤醒其中的力量。对于这些人来说,应该没有这种极快愈合的能力。”

  巫炤点头:“不错。而且就算对于激发巫之血的人讲,血脉中力量的强弱也决定了这个人体质的强弱。这种伤的确对于我与乐商而言不算什么,但换作一些年幼的祭司,譬如朝离,仍是非常危险。”

  原来是这样。缙云点点头,随口一问。

  “那什么样的伤对你们来说才是致命的?”

  巫炤仔细想了想,非常严谨地回答自己好友提出的问题,“根据巫之堂内的记载,加上我自己的判断,别的不好说,刺穿心脏或者砍下头颅,肯定会死。”

  乐商问:“缙云,你这次回去有熊后能休息一阵子吗?”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缙云轻轻摇头,“我要去趟砄山部,估计……花食节前能赶回来,到时候我们在有熊见。”

  巫炤:“我听说,你与姬轩辕已经不再去崆峒山听仙人讲道了?”

  “不去了!”缙云长舒一口气。

  他似乎很不想去那边。

  也对,他一直“吾即吾心,吾即吾道”,广成子颇多游说他们修仙问道,难怪缙云有点不耐烦。

  “姬轩辕与他定下尘寰三千年之约。他说我们人寿苦短,难有可为,姬轩辕便请他坐看尘寰三千年,看看三千年后人族是什么样的。”

  这哪里像约定,倒更像打赌。

  姬轩辕这家伙。

  乐商笑道:“那我们可得好好努力,不然不是让仙长看扁了?”

  ……

  西陵和有熊都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建立轩辕丘的事情就被提到了日程上。这应该是西陵和有熊两位族长的共识,以有熊为发起,西陵肯定会加入轩辕丘,并很可能会在以后为轩辕丘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是姬轩辕和嫘祖说过的,成就一个“国”。

  这也是巫炤第一次和嫘祖发生争吵。

  虽然双方语气平稳仿佛日常聊天,没有出现一点街上对骂的泼皮架势,但是两人之间的氛围剑拔弩张、火星四溅,周围气氛简直降到冰点。

  鬼师的样子明显有气,嫘祖态度则更为强硬。

  外面晴空万里,大厅里却乌云密布还电闪雷鸣。

  嫘祖站在最上面,巫炤立在大厅正中央,她、怀曦和侯翟站在一侧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怀曦和侯翟根本大气也不敢出,乐商低着头,内心绝望地偷偷往外瞥。

  青闼、宗免……你们回来啊QAQ

  好羡慕他们一早就告退了。

  “乐商,你说呢?”

  乐商:Σ(っ°Д°)っ!!!叫、叫她?

  乐商抬头,发现嫘祖和巫炤都在看着自己。刚才那句是嫘祖问的。

  “巫之堂里,你和巫炤旗鼓相当,若是你来看呢?”嫘祖又问一句,显然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她拉进这个风暴中央。

  不过,旗鼓相当其实不算……她承认自己确实是比巫炤弱了点。嗯……四六分吧。

  乐商脑子不抓重点地胡思乱想,并且很懂嫘祖为什么要问她。因为对于嫘祖和姬轩辕关于想建立轩辕丘的事,早在很多年前刚刚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嫘祖就已经得到她的支持了。

  她这些年的确也在这样做。无论是前期指点有熊开采昆仑玉,作为西陵的祭司却常去有熊和青云一起弄字,偶尔被嫘祖派去给姬轩辕帮忙,这无一不是嫘祖所希望的。巫炤虽然不说什么,但也知道她的态度,之前也关于这些和她有过浅谈。

  可是事关全族,且毕竟巫炤才是鬼师。

  是她的鬼师。

  就算平时巫炤看起来完全不在意与她之间地位的问题,乐商很多时候还是会遵照巫炤的意愿。

  她猜不透巫炤是什么心思,是希望她站在他那边还是嫘祖那边。

  他抬手:“你只管直说。”

  乐商想了想措辞,“加入轩辕丘,虽然之后我们需要顾及其他族,可能要为他们出人力物力,但我们也能从其他部落那吸取很多好的东西壮大自身,更方便地从他们那获得东西。如果我们遇到了危难,他们也会来帮我们。能够联合总好过孤立。”

  嫘祖挑眉看向巫炤。

  巫炤沉默一会儿,披风一甩,大步离去。

  ......

  巫炤跟嫘祖僵持了两天。

  最后他告诉嫘祖,虽然同意支持嫘祖,也会为建立轩辕丘出力,但他仍然不赞成。

  让他妥协,可以。

  让他干活,可以。

  让他认同,不行。

  巫炤的想法不是那么容易改的。总归他最后的让步,愿意在行动上支持,让嫘祖很欣慰和感谢。

  于是嫘祖“大发善心”,私底下找到她,意味不明地说让她去哄哄巫炤。

  乐商:……

  哄哄巫炤???

  乐商一脸黑人问号,不是很懂嫘祖这话什么意思。

  巫炤又不是小孩子了,他一个十几年的鬼师,还要人哄?

  嫘祖用“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啧了一声,然后笑得意味深长,“你去哄就是了。”

  不是,问题是她不会啊!巫炤怎么哄,像……哄司危那样?

  嫘祖啧道:“就哄男人那样哄!”

  乐商:“……要不你教教我?”

  “切,我又不需要哄姬轩辕。”她转开头抱起胳膊。

  乐商:你这话说的此地无羽贝三百个好吗,你看我信吗!

  乐商心累地捂着脑袋耷拉着肩膀从嫘祖那离开,努力回忆以前听己浣还有青罗玩笑时候提过的,男人炸毛了要怎么哄。

  ……撒娇情话怀里钻……?

  那巫炤不得弄死她?!(╯‵□′)╯︵┻━┻

  乐商仰天悲哭:缙云啊,你在哪啊,巫炤不高兴了,你来哄他吧——

  ————

  司危腮帮鼓起,水漾大眼瞪着怀曦:“我也要去!”

  “乖~”怀曦摸摸她的脑袋,笑得幸灾乐祸,“巫炤大人说了,这次你要留下看家,顺便将他新教你的法术全都练熟。”

  侯翟在一旁安慰:“朝离他们也不去呀,你们可以一起玩的。再说我们去几天就回来了。”

  司危可怜兮兮转向乐商。乐商笑得宠溺,将司危抱起举高高,依旧“无情”地说:“乖~我们给你带礼物好不好啊,你有什么想要的?”

  上回请戎冬帮猎来的赤鹿角特别大,给司危做了一对镯子,上面刻着各种灵兽和花花草草,小姑娘特别喜欢,整天待在手上。剩下的一些做了几只发钗和发梳,送给了己浣留在西陵的母亲。

  显然提到礼物也不能让司危特别高兴,她嘴一扁,从乐商怀里挣脱出去,“我要去找嫘祖玩!”

  乐商垂首笑了一阵子。祭司来报,行礼都准备好了,鬼师大人叫他们准备出发。

  乐商长身而起,优雅地整理裙子和衣服,问侯翟和怀曦:“我这身可以吧。”

  怀曦倒吸一口气,两眼圆瞪,抬手轻掩住嘴:“天呐……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衣服!穿在你身上,简直和天仙下凡一样啊!”

  果然就不指望他说出什么正经话。乐商忍不住撇嘴,狠狠闭眼挡住没忍住的白眼,又想笑,索性头也不回朝外面走。

  侯翟无语地看着怀曦夸张的表演,“我们的衣服不都是一样的吗?”

  “你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怀曦嫌弃地瞥他,和他一起跟上乐商。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女孩子都喜欢别人夸她漂亮嘛!你这么不会说话,以后怎么找媳妇啊。“

  侯翟不以为然,“你会说话,不还一样一个人?还不如你哥呢。”

  “诶,你怎么攻击我呢?你向着我还是向着我哥啊……”

  ......

  途径红沙族的时候,碰巧这边有些稀奇的玩意,四个个人就一点都不过日子地换了一大堆东西。

  巫炤在一个货物琳琅的摊前停了一会儿,不多时带走一个棕黑色包装精致的小方盒。

  小方盒差不多只有他手心那么大,巫炤没把它给怀曦,而是随身带着了。

  乐商瞄见这一幕。

  啊o(* ̄▽ ̄*)ブ必然是给缙云的。

  这次见到缙云,得交代他去哄哄巫炤哈哈哈。

  巫炤慢悠悠朝她走过来,乐商赶紧敛去脸上的怪笑,乖巧地看着他过来。

  巫炤在她面前停下,掏出那个精致小盒打开给她看了一眼,并问:“这个应该没什么说法了吧。”

  乐商瞄了一眼,摇头,并有些戏谑地看着巫炤,突然想调侃他一下,便特地将声音拖长说:“你又给缙云送礼物啊。”

  巫炤愣了一下,表情有点茫然。

  突然他不知道想到什么,很迷惑地歪了下脑袋,随即从腰后掏出一个同样精美的盒子,比缙云那个要长宽不少。

  他将这个盒子伸到她面前,在她惊讶的眼神里说:“这是送给你的。”

  乐商接过来打开,是把梳子。通体温润半透,青白色,磨得很光滑,上面刻了一些花纹,不多但细致。

  她轻轻摸了摸,兽角。

  乐商十分惊讶并受宠若惊,声音都飘忽了。

  “这是兕的角,在南边才有......你怎么得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