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古剑三]生在上古最先进的城池里 > 第 25 章 第 25 章
  “乐商。”嫘祖端着碗过来,脸上笑意盈盈,“巫炤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哦,他跟缙云去外面了。”

  “……也是,他俩都不喜欢这种热闹场景。”

  嫘祖在她身边坐下。乐商瞧瞧坐在上首的姬轩辕,他暖暖的目光一直追随嫘祖。

  嫘祖开口就语重心长:“乐商,你真的不打算找个人陪着你?”

  “我知道你因为巫之血的事,不想牵连别人。但有人不怕你牵连,只愿意和你在一起。你为何不试一试?你总羡慕我和姬轩辕甜蜜,刚才又羡慕你的好友,可见你内心其实孤独,渴望有人陪你。”

  灯影把人脸照的闪动朦胧,乐商脸上闪过一丝茫然,旋即笑了,红润的唇像海棠花瓣,“我哪有你说的那样?我们巫之堂的人,还有其他朋友,还有你,那么多人陪着我,我哪孤独了?”

  她摇头,肯定地说:“不找。”

  她态度这么坚决,嫘祖也不好多说什么。她知道乐商不是那种知道了有人一直喜欢她还会无动于衷的人,何况对方是巫炤。巫炤这小子是把心思藏得多好,让乐商一点都察觉不到?

  那既然这样的话,嫘祖心想:巫炤你自己慢慢努力吧,我就不管了。

  “姬轩辕送给我一个新做的埙,土是他特地找的,做出来特别光洁,你瞧瞧。”

  乐商伸头就着嫘祖的手看,埙上刻了梅花,虽然不如她雕的好看,但比她雕的宝贵多了。

  “真不跟我学学吹埙?”嫘祖再次提议,“或者跟巫炤学学吹笛也成。”

  “不学。”乐商再次拒绝。

  小司危颠颠地来找她,拉着她胳膊晃悠,“乐商乐商,巫炤去哪了?”

  巫炤他去……跟缙云玩了。

  嫘祖在旁适时说:“乐商你带司危去找巫炤吧,我还要去别处看看。”

  乐商不大想去打扰巫炤和缙云的相处,但司危表示一定要找巫炤,连乐商说带她去抓蝴蝶她都不愿意。

  乐商只好拍拍屁股站起来,牵着司危的手就要离开庆典现场。这时戎冬拿着一对锋利壮美的赤鹿角过来,伸到她面前,“你托我猎的。时间有点急我没去更远的地方,这是我碰上最大的角了。”天才一秒钟就记住:(www).72wx.com 72文学

  “太谢谢了!”乐商激动接过。这是她准备雕刻出来送给司危做生辰礼的。

  “跟我客气什么!”戎冬豪迈地一拍胸脯。

  “对了,缙云那家伙呢?刚才就没见他了,正想找他去吃肉,我们几个人就差他了!”

  戎冬转头四处看。

  乐商携着鹿角,“他跟巫炤出去了,我正要去找他们。要我帮你叫缙云过来吗?”

  戎冬想了想,摆手,“算了。你帮我给他带句话,明天中午我们老地方,叫他必须给我来!”

  想起缙云特别喜欢鸽这种聚会,戎冬为了拉他多见见人,费老大劲了,乐商忍不住笑。

  “好,我肯定给你带到!明天他不去,我帮你压他去。”

  ……

  巫炤在城里有几个秘密基地,都是他小时候发现的。分别是看花海,看星星,看全城的好地方。

  她猜测巫炤应该和缙云在看星星。

  果然,她带着司危来到上层,一眼就看到巫炤和缙云并肩坐在城墙上。夜风拂过,撩起巫炤的头发和披风在空中飘荡。

  缙云两手撑在身边,仰脸对着天上的星星。

  两人看见城下的她冲他们挥手。巫炤的“视线”追随她的身影登上城墙。

  司危跑到他跟前,巫炤顺手将她抱起坐在腿上,然后看着乐商在他另一侧坐下。

  巫炤问:“你怎么来了?”

  乐商眼睛滴溜溜转,看见缙云从巫炤后面探出半个身子,忍不住想笑。

  她说:“你俩跑出来倒好,找你俩的人可在那边急坏了头。缙云啊,戎冬让我给你说,今晚他们放你一马,明天中午老地方,你必须得去。”

  缙云将探出一半的上身缩回去,用巫炤挡住她的视线,无奈又高兴的声音传出:“知道了。”

  巫炤扫一眼她手里的鹿角,“这是……”

  乐商翻了两下鹿角来展示,狡黠笑道:“我托戎冬帮我猎的,有用。”

  她打算给司危一个惊喜,可不能现在说出口。

  “你与有熊的人都处得不错啊。”

  巫炤在陈述这个事实,最后一个字微微拖长,产生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淡,乐商隐约觉得他这话带了情绪,但又想不出到底是什么情绪。

  这时缙云开口:“我听姬轩辕说,你和青云已经有了不少进展。有熊的孩子也都很喜欢你。”

  “是啊!”

  说到这个,乐商充满成就感。

  “有熊比四年前大了快一倍,西陵也是,字啊什么的就更复杂了。我只是知道一个字各种不同的写法,但现在有的字还是少。姬轩辕不是说了打算联合部落建立轩辕丘吗,到时候肯定需要更多的字和更详细的记载。以后啊,这些现在学字的孩子肯定能跟着姬轩辕造出更多可用的字。比如仓颉他们,都特别有灵性。我也把有熊和其他部落的一些想法在西陵试了试,效果很好。”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这次她来有熊,还收到了仓颉和沮诵的小礼物,啊可把她高兴坏了!

  乐商忽然想起一件事,原本打算给嫘祖说的,结果当时给忘了。

  不过告诉缙云也是一样的。

  “对了缙云,我有个朋友打算和她丈夫迁居有熊。她丈夫封溪是只修蛇,会法术,打架挺厉害。你给姬轩辕说声,看是能用啊还是怎么着。”

  缙云点头答应。

  巫炤问:“她如何让她母亲同意?”

  “她和封溪先斩后奏,结了爱侣的生死契,此后生命与感情连在一起,她母亲没有办法只能同意。虽说我也不是很赞成人妖,但毕竟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尊重她。”

  ————

  缙云:“巫炤,你们跳的舞真好看。”

  巫炤:“谢谢。”

  乐商:“啊哈哈哈哈。”

  司危:“……”

  后来她问巫炤到底给缙云送了什么亮晶晶的礼物。

  巫炤说是鱼妇的目珠。

  乐商脸上顿时出现怪异的表情,蹙着眉想笑的样子。

  巫炤不明所以地歪头:“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

  但她转念一想,鱼妇目珠的说法都是千年前的事了,现在早就没了那个讲究,巫炤估计是不知道的。

  但也不一定。

  虽然巫炤不像她喜欢从别的部落的祭司那里打听各种奇怪传说或者秘史,但也涉猎很广。

  如果他是有意送缙云这个东西的话……嗯嗯嗯……

  乐商:姨母笑.jpg

  巫炤追问:“鱼妇的目珠有什么说法?”

  天尧亡后,这边能见到的鱼妇越来越少,鱼妇的目珠更物以稀为贵。这次出门他正好碰上一个,流萤璀璨,光华夺目,很有逼格。他正愁给缙云送什么东西,看见这个就用骨珠换来了,并未多想。

  乐商晃了晃头,“其实没什么。在很久……大概安邑那个时候吧,鱼妇的目珠被当作求亲之物,不过现在没那个说法了。”

  巫炤的反应证实了他的确不知道。不止如此,他还很狗地“威逼”她跟他串供,说要是缙云不喜欢这个礼物,一致说是司危随手乱抓的。

  ————

  花食节后,己浣和封溪跟着西陵的队伍去了有熊。原本应该有更多战士护着他们,不过有封溪战斗力,给他们省了不少人手。

  她在西陵彻底没了巫之堂外面能交心的人。

  不过乐商没有伤感,她也没空伤感。

  更多的部落归附,西陵有更多的人,也就有更多的事。

  有些部落主要捕捞鱼虾,有的部落靠制盐,和其他种粮食的部落交换。如果这个部落粮食收成不好,没法交换,制盐的部落没有粮食,就只能去抢,很多战乱因此兴起。

  被打败的部落没有粮食没法过冬,会向西陵、有熊这样的大部落求助。

  孟冬之狩后,听说坂族就是因为这事把同一座山上的呙族打得几乎灭族,呙族族长跪着向有熊求了一些粮食走,还得省出自己的粮食去供养呙族祭司和他的弟子。

  “呙族的祭司就是一群只会耍嘴皮子的废物。”乐商不屑地说。

  巫炤“瞥”她一眼,淡定地将刻着今年城里全部收成和贮存的骨板递给她,“你似乎一直都不喜欢呙族的祭司?”

  乐商接过骨板扫了一眼。

  西陵的农业虽然不如有熊,但也还是很厉害,加上西陵战力强,孟冬之狩这两年基本都是西陵的主场。还有城里养的家禽家畜。

  就算全城一整年都不劳作,也足够吃用。

  巫之堂是西陵吃的用的最好最精致的地方,全部都是细麻衣,精致配饰,鲜奶鲜鱼各种鲜肉腌肉菹菜、精黍、精米、精麦从来不缺。

  嗯……大概是因为这样,巫炤长得挺高,和缙云差不多吧,比别族的很多男人都高。

  乐商将骨板放下。一提起呙族的祭司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呙族的祭司啊,你幸好没跟他们打过交道。秋收的时候我跟姬轩辕去过那一趟,他们的祭司那真是……”乐商努力咽下去不好听的话,叹息,“你一直不屑和这些蠢人多话是对的。”

  “怎么?”

  “也就姬轩辕沉得住气,换我早动手了!因为姬轩辕修建百神祭所,他们辱骂姬轩辕屈服于神明,没有血性,连带着把嫘祖和巫之堂也问候了一遍,说我们不过是……算了不给你说,听着生气。呵,他们自己都很弱,蠢笨还自信,当真是井蛙不可语海,不指望醯鸡能长多大。”

  “他们不值得你生这样的气,何必理会,让他们自生自灭就是了。”巫炤给她顺毛,看着她一脸憋气,忍不住轻笑,“平日你一向不生气,最近怎么这么暴躁?要不我教你吹笛,陶冶情操,吹奏时心中平和无忧。”

  “不要。”乐商果断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