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古剑三]生在上古最先进的城池里 > 第 24 章 第 24 章
  巫之堂。

  巫炤撑着头闭目小憩,眉头微微蹙起,面前的桌子上摊着一大堆咒术和事务。

  外面起了一阵风。侯翟抬眼看看,起身将一件毛皮大氅轻轻披在他身上。

  这点扰动惊到了巫炤,他放下胳膊直起身。

  “大人。”侯翟心里一紧,动作顿住,“吵到您了?”

  “没有。”巫炤摇头,嘴边若有若无一丝笑意,往上拉了拉大氅的领子,“多谢。”

  “前些时日新收集的梦魂枝都安置好了?”

  侯翟点头,“已经全部弄好。按照乐商的意思,拿了一小点出来做融合试验,不大成功。”

  有祭司来报:“鬼师大人,嫘祖大人请您去一趟王宫。”

  “知道了。”

  巫炤站起身,把大氅抱在手里简单一叠放在座位上,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交代侯翟:“你空闲的时候去看那只修蛇一眼。”

  侯翟不明所以,“什么修蛇?”

  巫炤歪了歪脑袋:“……去问乐商。”

  ————

  “乐商,你说人真能从天上星辰里看见自己的命运吗?”

  朝离小朋友坐她旁边,仰头看飘着几缕云絮的天空。天色朦胧的蓝,东边影影绰绰一捧新月已挂在半腰,被云带缠裹。

  太阳还挂在西边,笼着暮时的疲倦,已经不太耀眼。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乐商把嘴里叼着的棠梨拿下,看向带着与他年纪不符的成熟感的朝离。

  朝离说:“人总是想掌控自己的命运,却不知道人的命一出生就刻在了命盘上,任谁也无法更改。”

  “你怎么会忽然感慨这个?”

  小小年纪忽然命啊运啊的。她哭笑不得,爪子伸向朝离毛茸茸的脑袋,狠狠揉搓。

  朝离不高兴地从她“魔爪”下救出自己的头,小手仔仔细细整理被她弄乱的头发,还奶凶奶凶呲牙:“不要摸我的头!”

  “好好好!”乐商宠溺地笑。

  朝离继续刚才的话题,他说:“既然命运已定,又何必再去求什么‘改命’?”

  “并非‘改命’,只是尽力而为,决不自弃。”乐商敛了嬉皮笑脸,认真说,“天地万物生杀自有法则,就连神明也不能逃过,这是自然之理,命盘上的命运既然已是定局,又为什么要在这上面感伤,难道我感伤了我的命运就能变化不成?不能。所以索性不去想,管他天命如何,我只需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好我该做的事,尽最大努力让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就可以了。”

  朝离怔怔看着她。

  片刻,他说:“可就算人一生努力有所作为,但人生太过短暂,随着水逝云卷就尽去了。短短几十年后一死,所作所为同样尽去,生前种种皆化虚无,那又何必苦苦辛劳?即便再转世为人,也终究不是原先那个人所得所求了。”

  “你怎么越说越悲观了?”乐商有点开始担心了,扒拉过来朝离仔细看,“谁欺负你了?还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没有。”朝离挣开她,“我就是忽然胡思乱想。”

  乐商抿了抿嘴,决定给这个小孩一顿思想上的教育。

  “你这么说是觉得人生太短所以没价值,该自觉放弃吗?可人生短暂,会让人觉得无价值,同样也会让人觉得无价。人的一生正因此珍贵,它是一个人全部所有,失去它就失去了一切。既然觉得它太短太不够,又怎么能不爱它,不珍惜它?”

  “你说转世后不是之前那个人,没错。既然你说人生之短,不能续以轮回,那我们心中值得向往的东西,今生得不到,不就永无得到的希望了?那还不抓紧时间不断努力,把这一切先追求到手再说?人生有界限,最要紧的是担负好自己的责任,管好这个界限内的事,而不是越过它无谓悲叹天地悠悠。”

  朝离不知道怎么了,今天忽然化身悲观哲学家,一点也不听话,非要和她杠到底。

  他说:“大人你如此积极豁达,也许是还没被真正令人绝望的命运支配过。你知道太子长琴吗?”

  “谁?”

  “昔日天界一位善弹琴曲的仙人,因触犯天规被贬下凡,命运孤煞。他又因为意外被亡去生生世世,为了生存只能去做伤天害理的事。他要如何?”

  乐商不是很擅长说服别人,论嘴皮子上的功夫她不及巫炤。这会儿觉得心累,忍不住扶额道:“……你别想这些了。你只需要在你的一生里,不断努力,别让自己白来世间一遭,到死前不要因为回忆一生一事无成而感到空虚就好了。何况我们所做的一些事并不只是为了我们,个体会死亡,但我们的成果会一代一代传下去,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这是我生活的地方,我想她变得更好。”

  她笑着低头看向坐着才到她肩膀高的朝离,冲他扬扬下巴,“我们一起努力。”

  朝离似是接受了她的鸡汤,跳下石凳,“我去找怀曦和司危玩了。”

  乐商:“你秘术都练会了吗?”

  朝离慢慢低下头,“……还没。”

  “那还不快去练啊!”乐商炸毛,还搁这伤春悲秋的!

  朝离赶紧喊“是”,逃跑似的去找他的老师。

  这还差不多。乐商拿起棠梨继续啃。

  不多时,巫炤乘月色而来。

  乐商把口袋里另一只棠梨伸到他面前,巫炤转开头,语气一股子疲惫,“你自己吃吧。”

  在她把第二只棠梨放到嘴里的时候,巫炤说:“嫘祖说让你我,还有怀曦他们在花食节庆典上跳个舞,与民同乐。”

  “噗——咳咳咳……”

  ......

  今年花食节在西陵举办,城里早早聚集了各族的人。为了花食节当天的庆典,大量鱼虾、猪羊和几大罐子菹菜被运去王宫那边,大缸的肉汤冒着腾腾热气,引人垂涎三尺。

  乐商不是没跳过舞,但一般都是在祭典上跳的延续巫之国传统的祭祀舞蹈,因为是对着鬼师跳,恭敬严肃有凛然之感。不适合在花食节作为娱乐。

  一群祭司本着看自家鬼师与民同乐,围在巫炤的主座下七嘴八舌讨论一番,觉得可以结合有熊和玳族的祭舞自编一套,寓意秋收良好、人丁兴旺的舞。

  小司危对这件事充满了兴趣。法术也不练了,秘术也不背了,凑到参与舞蹈的祭司中。她劝说无果后,最终还是被巫炤压走了。天才一秒钟就记住:(www).72wx.com 72文学

  舞蹈不难,由祭司传递兰花和稷麦,从最前面的人依次传经她、怀曦、侯翟,最后到巫炤手里。依靠巫炤的法术,将兰、花、稷、麦传到嫘祖姬轩辕他们和一些平民手中。

  巫炤没有别的打扮,她和其他人用特制的颜料在身上画满纹路,在额间画上与巫炤类似的图腾。

  庆典晚上台前,乐商远远看到坐在姬轩辕下方的缙云正目不转睛盯着这边看,非常期待这个舞的样子。

  于是她没忍住用胳膊肘碰碰巫炤,“你看,缙云在往这边看。”

  巫炤向缙云的方向看了一眼,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接,缙云冲他扬了扬手里的碗,巫炤点头示意。

  乐商的视线在脸上带笑的巫炤和远处缙云两个人身上来回倒换。

  扣到细节,实锤了!(bushi)

  以她对巫炤为人的了解,他绝绝绝对对缙云有意思!

  不然怎么可能不停给他送礼物。上次缙云重伤,差点死了,他得到消息后立刻千里迢迢赶赴有熊,还把给缙云治伤的医者骂了个遍。要不是俞跗亲自出手,最终让缙云平安度过那一劫,巫炤还不得杀人啊。这次花食节,缙云一来西陵,巫炤马上派人给他安排了最好住处,还送他一个亮晶晶的玩意。

  乐商托着下巴思索这件事的合理性。

  照理说,巫炤估计不会娶妻的,在繁衍上应该没什么想法。除了巫之堂这一帮子,他就嫘祖和缙云两个交心的人。缙云跟他性情那么相投,不是说有的感情无关欲望和繁衍,只是心灵和灵魂的碰撞吗?

  人之间彼此欣赏,逐渐生出爱慕是很正常的。

  虽然这种事发生在两个男人之间她也是闻所未闻,不过存在即合理,值得尊重。

  嗯。乐商狠狠点了点头。

  巫炤皱眉瞧着她,“你又在想什么?”

  “啊?哦,没什么没什么。”她笑着哈哈。

  巫炤不怎么信,但也懒得深究,将习惯背于身后的手放下,理一理披风,“走吧。”

  ……

  “乐商!”熟悉的声音叫她。

  她回身,是己浣。乐商连忙放下手里的粥,准备跟嫘祖打个招呼后离席一会。结果发现嫘祖正和姬轩辕低头私语,两人脸上均带着喜悦又有点羞涩的笑意。

  乐商:……还是别打扰嫘祖了。

  她低声对身旁的巫炤说:“我离开一会儿。”

  乐商站起来往己浣走去,发现封溪也跟她一起。

  他换了一身有熊人的衣服,把披散的头发绑成普通人的样子,她刚一眼没见看他。

  “你们这是……”乐商指指封溪又指指己浣。

  己浣高兴说:“我和封溪已经成亲了!”

  乐商瞪大眼睛,反应了一会儿。

  “可以啊你,不声不响的!你阿娘是怎么同意的?”

  己浣右手始终和封溪的手牵紧,两人眉目的喜悦几要溢出来,“那天回城后封溪就和我结契了,我们之后会同生共死。阿娘知道这个后便答应了。”

  原来这样。乐商了然,“成亲你居然不告诉我一声,太不把我当朋友了吧!你等着,明天我给你们送贺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