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古剑三]生在上古最先进的城池里 > 第 23 章 第 23 章
  西陵城外,河边火堆旁。

  四只死不瞑目的鱼张大嘴,眼里闪着诡异的光,在火上匀速翻滚,鱼皮卷曲,散发诱人的香气。

  日常精致的巫炤占据了唯一一块能坐的石头,她、己浣和那位叫“封溪”的男妖围坐在火堆旁。

  己浣一手一条鱼在烤。另两条鱼修了八辈子福气,被他们中看起来最不可能烤鱼的巫炤拿在手里。

  乐商看着荣幸被鬼师亲手烤熟的两条鱼,忍不住吞咽一下口水。

  己浣从怀里掏出盐巴撒在鱼上,乐商正要伸手接,那条焦嫩诱人的鱼从她眼前晃过,递到了封溪手上。

  乐商默默按下自己蠢蠢欲动的手。

  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让我们时间倒回今天上午。

  今天上午是她的休息日,小伙伴己浣一脸焦急来找她,说自己被一只妖求亲了。单纯的乐商一边思索西陵怎么会有妖,一边想怎么帮己浣解决掉这个追求者。

  然后己浣说他们是两情相悦。

  乐商不懂了。两情相悦在一起就是,虽然人妖有别,但不是一定不行。

  哦,原来是家长不同意,那问题就比较大了。

  其实长辈的有些看法是比较成熟的。乐商简单思索一番,觉得可以劝一句:“我觉得封溪不是良配。”

  其实杀不杀封溪还在次要。假如己浣和封溪就此分别,己浣不愿意。假如己浣和封溪在一起,己浣她哥她娘不愿意,她多次苦求都没用。

  己浣母亲很坚决不同意是有原因的。因为己浣母亲的长姐的女儿便是和一只妖成亲,生下一个孩子后死去,妖也不知去向,那个孩子便被丢下,由己浣母亲的姐姐抚养长大。

  太多人妖相恋只图自己快乐,结果因为各种原因舍下孩子酿成悲剧的故事。己浣的母亲绝不准己浣也跳这个火坑。

  己浣想过私奔,他们可以去有熊,靠织布缝衣也能养活自己。但她哥职务所在,一月有半月不在家,母亲一人在家带着弟弟辛苦,她不能舍了母亲。

  痛苦的己浣夹在中间不能抉择,决定把乐商也一起拉入这个终极的问题——我娘不同意我跟我爱的人在一起,还不能私奔怎么办?

  修蛇这种妖乐商知道,挺冷血的一族,她不自觉把封溪往坏处想,于是被己浣狠狠“批评”一顿,说她看妖有成见。

  “你不能因为有一两只修蛇作恶,你就说所有修蛇都是坏的!你这是以偏概全!”

  乐商:“……不是,冷血残暴是修蛇的天性,这就是它们的‘全’。”

  “他不一样!”

  乐商:“……好的。”乖巧.jpg

  到城外见了本尊,乐商惊奇发现对方是个成年男妖,之前她猜错了。

  那么有两个疑点。第一,它成年的原身怎么可能是己浣所描述的站起来只有一人高?第二,它把己浣送到城门就行,为什么想进城?

  习惯对外人不客气并不喜欢兜圈子的乐商,上来直接将问题问出了口:“你为什么想娶我家己浣?为什么非要送她进城?为什么第一次见她要在她面前展示幼崽形态?”

  “乐商!”己浣脸青得发紫。

  “你护着他干嘛呀?”乐商歪头看己浣,“要是我现在杀他,你看他愿不愿意为了跟你在一起拼死一战。凭什么只你难过,他在这蹲着无所事事啊!”

  己浣愣住,怔怔地望着乐商。她从没见过乐商在她面前这样咄咄逼人,充满锋芒。

  “你,叫封溪是吧。”乐商唰得转头逼视他,水晶样的红瞳里灵力翻涌,异常迷幻炫目。她故意在吓唬他。

  封溪袖下的手紧握,后倾做出防御的姿势,目光不住在她、己浣和另一个方位间来回扫视。

  另一个方位?

  乐商尚不及回头,听到己浣低抽一口气,恭敬的声音响起:“鬼师大人。”

  她立刻转身,果然巫炤正悠然向她走来。

  “你怎么来了”

  “路过。”巫炤淡然道。

  他行至乐商身边停下,只看了封溪一眼便无情地说:“修蛇,很弱。”

  封溪脸色肉眼可见僵硬。

  现在她和巫炤并排站着,正好挡住身后的己浣,在封溪看来像极了这两个人是来阻止他和己浣在一起的。

  封溪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不断升起的恐惧,“二位何人?“

  巫炤不语。

  乐商:“你先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封溪坦言:“我从族里出来独自在那个水泽修炼,见过不少因各种原因进去的人。他们要么本身就是强壮的战士,要么被保护得很好。太多人在水泽遇险,绝境下放弃了求生。我第一见到己浣这样,明明弱小,”他眉眼柔和起来,“可到绝境也依旧奋力求存,拼得一线生机。我从没见过明明在妖兽面前这样弱小,却还顽强不屈的人。所以我一时兴起救了她,可又存了一点心思,想看看她的胆色。”

  封溪扯起嘴角,目光越过她落在己浣身上,“但我又怕真的吓到她,便缩小身体,只留我们修蛇幼年的大小。她没被我吓到,还说第一次见到妖在原型和人形切换,感到有趣。大概是那时我对她就……后来我送她回城,她跟我讲了很多你们人族的事。我原本也知道一些,但她讲的更细更好,她提到了你。”

  “这一路我有意走慢,想和她多呆一会儿,谁想到……”他抬手捂上心口,低头低低笑一声,“我察觉到自己心思,不忍和她分别,又想看看人族最好的城池西陵究竟是什么样的,这才提出和她进城。自然,我进不去,就和她约定她闲时在城外相会。一段时间后,我想和她缔结契约,或者按照人的方法向她求亲。她说要回城告诉朋友家人,去了五日,之后……便是你们来了。”

  好一个唯美浪漫的爱情故事,乐商忍不住心动。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看她一副被感动到了的样子,巫炤在旁无声做出一个三分无语三分不屑四分憋闷的表情。

  不过浪漫最容易被现实打碎。她很快恢复冷冷的样子,说:“己浣顾念你不好说,但我还是要告诉你,她母亲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她也不能舍了母亲与你离开,所以她很为难。你要是顾念她,就别光让她一个人难过。”

  “我可以等!”封溪立刻保证,“或者请允许我进城,让我去见己浣的母亲。我们修蛇虽然性冷,但我想和己浣缔结的是一生一世忠诚、同生共死的契约。我绝对不会对不起她!”

  这时,一直吃瓜的巫炤开尊口对封溪说:“我放你进西陵,剩下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

  别什么事都去烦乐商。这半句话到他嘴边,被他生生咽回去。

  “多谢大人!”

  “那这就没事了,我们回城吧。”乐商一拍手,提议道。

  巫炤抬手止住她,“不急。你我难得空闲,与你朋友一起抓点鱼来吃完再回城吧。”

  啊?乐商有点惊讶,他是吃腻了巫之堂的精食,想自己烧烤吗?不过她也挺想的。

  乐商笑道:“好啊!好久没自己烤肉来吃了!”

  ……

  “我自己烤吧。”乐商慢慢伸出手。

  “不必。”巫炤躲开她企图从他手里拿走一条鱼的手,淡淡道。

  他烤的东西能吃吗?乐商忍不住想。

  巫炤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说:“放心,毒不死你。”

  乐商:“……哦。”乖巧.jpg

  从巫炤手里接过他烤的鱼,乐商仔细观察一番,居然色香味俱全。

  嗯……这个鱼是鬼师烤的,拿城里去卖,能卖不少钱吧……

  下午进城告别己浣和封溪后,巫炤把他憋了半天的话说出口:“我觉得你挺忙的啊。”

  “嗯?”

  “你既要担祭司的事,还要顾虑昆仑玉,还帮姬轩辕弄字,又时不时去管管别人的闲事……己浣也好,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个青罗也罢,他们如何与你何干?你管了那么多事,眼里放了那么多人,什么时候管管你自己的姻缘?”

  或者看看我?

  “我的姻缘?”乐商有一瞬间怔愣,随即道:“巫炤你知道,爱人也好,亲人也好,最终不过是一个人来一个人走,谁能一直陪着谁呢?知道这个道理,可分别还是会悲痛。对我而言……巫之血始终是个隐患,大概再过个几年我就会去寻找巫之国。巫之国远在海外,路途遥远艰难,我都不知道要找多久,要在那呆多久,要什么时候回来。要是我成亲又离开,把我家人置于何地?谁又能连家都不要了陪我在外面艰险漂泊?”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她笑了一下,“要是去巫之国顺利归来,或者这本也无法可治,说不定那个时候我就准备嫁人啦!”

  巫炤想说他可以,随后想到要是他真这么说了,乐商肯定又是一副见鬼的样子,再拿责任或什么来怼塞他。

  ……罢了。

  他另问一个问题:“你觉得人世间的情爱与父母的养育之恩相比,孰轻孰重?”

  “emmm……”乐商思索一会儿,“这个问题你问我,我没法很好回答。要是以我的角度,现在的我来看,肯定是父母的养育之恩更重。不过这个问题也许很难有个固定答案,不同人会有不同看法吧,还要看真正取舍时究竟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