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玄幻小说 > 诸界第一因杨狱 > 第九十八章 再入流积山
  群山茫茫,漫无目的的寻人只能是大海捞针。

  杨狱沿着山谷寻了两天,最终也不得不放弃,大雪下的越发的大,根本没有丝毫痕迹。

  也只能请了附近六扇门的同僚帮忙注意,他此时银子不缺,出手大方,自然不缺人帮忙。

  再回毒龙镇,不少行商已开始启程。

  随着曹金烈等人上山,毒龙寨的势力全部收缩,几个关卡也全都消失,有人尝试着前去,果然没有发现毒龙寨的人。

  杨狱略作休整,也就押着越发壮大的囚犯队伍启程。

  只是山路难行,又有大雪,速度也算不上快,不过相比绕行,却还是要快了太多。

  呼~

  颠簸的马车中,杨狱稳坐如山,微微闭目,体内诸般经络尽数可见。

  随其心念一动,内息就自在全身游走。

  内气,来自于血气。

  换血层级的高低,本身血气的强弱,决定着内气的多寡与强度,而内气,决定着诸般武功能够发挥的威力。天才一秒钟就记住:(www).72wx.com 72文学

  武功固然重要,换血同样重要。

  是以,哪怕身具九牛二虎之力,杨狱也不曾停下打熬气血,熬炼内气的步子,甚至更加侧重。

  除却夜间在暴食之鼎中习练诸般箭术、武功之外,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在打熬气血、内气、外功。

  得自诸多炼化食材上的武学几乎与他完全契合,他的进步自然极大,不说一日一变,十日过去,进度也可说肉眼可见。

  “四次换血不远了…”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杨狱睁开眼。

  得益于暴食之鼎,他的各类武功犹如为他量身打造,进度极为惊人,一日足可抵得上旁人一月之功。

  相比之下,他的换血层级已是他的最短板了。

  奈何,这是苦功夫,怎么也快不起来。

  虽然,比起其他人已然快的多了。

  “希望六扇门中有惊喜吧。”

  杨狱心中盘算着。

  赵七等人也就罢了,他路上抓到的这些山匪头领可都很值钱。

  只是希望六扇门有能加速换血的丹药吧。

  等着血气平复下来,他才吞了几颗铁蚕豆,掀开车帘一看,远远的,已可见到山路的尽头。

  一晃十天,南山也快到头了。

  “杨爷,快走出南山了。”

  消瘦了不知一圈的赵七、蒋都也松了口气。

  这年头的官道都不好走,更何况山路?

  若是之前也就罢了,被穿了琵琶骨、打散了内气,他们也不比普通人强多少,走这路,不要说多么煎熬了。

  当然,比之身后步行的一众囚徒,他们就好了太多。

  一路不停,这些囚犯身上早没了半点油水,一个个眼窝深陷,活像是痨病鬼。

  最差的,自然是几辆囚车上铁剑门三人,以及后来抓到的一些山贼头领。

  “抓紧些赶路,到了下个城镇,就可以歇一阵子了。”

  杨狱说着,放下车帘。

  他自然不心疼这些劫掠烧杀的山匪死囚,只是一路走过来,每日不是铁蚕豆就是干粮,他嘴里也着实淡出鸟来了。

  他日夜习武吞服丹丸和铁蚕豆,是因为世道艰难,他不得不如此。

  可不是他就喜欢铁蚕豆的味。

  他勤勉,却不喜欢自虐。

  没条件土也吃得,但若是有,自然是肉好吃。

  “好嘞!”

  赵七勉强一笑。

  这一路走来,对于这位杨爷的敬畏也是节节攀升,最早还有些别的打算,现在却是没了念想。

  与其想着从这位爷手里逃走,还不如等家人去青州打点打点。

  再不济,等一波皇帝老子的大赦天下……

  “杨爷…”

  放下车帘,杨狱正要搬运内息,就听得窗外蓝玉书的声音。

  “杨爷…”

  皮包骨头的蓝玉书笑的极为僵硬:

  “过了南山,距离青州也就十日的路程,快着些,七天也能到了……”

  “怎么,你也要拿东西换命?”

  杨狱淡淡看了他一眼。

  这一路上,包括赵七在内的所有囚犯,都不止一次的暗中寻他,或是央求,或是要以财货换他睁一眼闭一眼。

  只是,不要说他腰缠万贯,即便没有银钱在身,他也不可能将这群人渣放出去。

  “杨爷法眼如炬。”

  蓝玉书苦笑连连:

  “在下知晓一些消息……”

  他本是打着引杨狱走南山路,再将毒龙寨的人引来,自己趁乱走人。

  可眼见得杨狱将司马杨都提将回来,他自然再没了这种打算。

  “毒龙寨只所以能够盘踞在此多年,不止是因为南山地势极度恶劣,更因为他们背后有人……”

  说到这里,蓝玉书语气一顿,见杨狱不置可否,也只能咬牙继续说:

  “萧、楚、叶、林……毒龙寨的背后,极有可能站着青州四大家之一。

  您这次抓了司马杨,间接令锦衣卫拔了毒龙寨,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四大家族吗?”

  杨狱若有若思。

  毒龙寨的背后是哪一家,就连司马杨自己都不知道,不过四大家族,的确最有可能。

  “杨爷可不要小瞧了这四大家。青州有句话流传很广,说的是青州分两半,张家一半、四姓一半。

  张家指朝廷,四姓就是萧、楚、叶、林。”

  见杨狱怎么都面无表情,蓝玉书心中打起了嘀咕,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

  “这四大家扎根青州多年,盘根错节,青州州衙、青州军、其下的诸多府县、绿林道、武林门派乃至于朝廷,都有他们的人。

  您可千万不能大意。”

  “这些废话,就不要说了。”

  杨狱闭上了眼。

  赵七心头一颤,忙加快了速度。

  蓝玉书不肯放弃,气喘如牛般跟上:

  “杨爷,您要是愿意,在下可以牵线搭桥,让您去四大家做个客卿……”

  他不肯放弃。

  杨狱却已懒得听了,将最后几颗铁蚕豆吞下,心念一动,已然进入暴食之鼎中。

  嗡~

  诸般食材泛着莹莹之光。

  随着杨狱心念一动,飞舞着的诸多食材又向着‘九牛二虎食谱’涌动而去。

  食谱与食材不同。

  食材炼化之后就彻底不存在,食谱却不会消失,换而言之,可以重复炼化。

  虽然他清楚食谱中的神种不可能重复获取,但流积山战场对于他武功的磨砺作用也很巨大。

  同时,他也想试试,能否在其中获得突破九牛二虎的契机。

  【九牛二虎:十都第一重】

  瞟了一眼最为简洁的进度条,杨狱心念一动,已然第十二次进入了流积山战场之中。

  仍旧是残阳如血,仍旧是旌旗猎猎。

  不同的是,曾经他立于兵营之中,而此时,他立于战车之上,伴随着鼓声激荡,冲向了排山倒海般跨行而来的玄甲精骑!

  杀!

  ……

  ……

  “吁!”

  骏马长嘶,荡起积雪片片。

  公羊京拉进马缰,回望着已不可见的南山,心中也是摇头:

  “老爷子还是太小心了些,这一路不也没碰到毒龙寨的匪类拦路?”

  “总镖头,出了南山,之后可就畅通无阻了!”

  有镖头笑着。

  一众人都松了口气。

  “不将镖送到客人手里,都不能大意!这趟镖走完,除了镖银,还有犒劳!”

  公羊京一摆手,又是一片欢呼。

  这一来一去,两趟镖,他们走了足足一年多,这镖银已是不少,而公羊京向来大方,听得他这么说,所有人都很高兴。

  不过,也有人心中担忧。

  “总镖头。那客人花费如此大的代价,可这一路却也没见到有人拦路,也太过奇怪了。”

  镖头陈忠低声说着。

  “陈镖头太也小心了。咱们平安镖局深耕青州七十多年,来往绿林兄弟哪个不卖个面子?”

  有镖头笑着打趣:“怎么着,年纪大了,没胆量了吗?”

  “好了!”

  公羊京制止了众人的打闹,指向不远处的茶馆,道:

  “今夜赶不到城镇了,先去那茶馆吃点东西,若有干粮,也可换点!”

  陈忠皱着眉从怀里掏出地图,见得这官道上茶馆的印记画着圈,才舒展眉头。

  但一走进茶馆,他就后悔了。

  不大的茶馆里,人却不少,且都提着刀剑,见得一众人,皆是面露冷笑。

  “在下平安镖局总镖头公羊京,诸位……”

  公羊京看出不对,抱拳说话,但刚说了半句,就被粗暴打断。

  “便是你你爹公羊雨,在老子这也没有面子可讲!”

  满脸虬髯的大汉冷笑一声,所有人已齐齐站起,刀剑出鞘,狞笑着扑了上来:

  “下辈子多长对招子,别什么镖都敢接!”

  “杀!”

  ……

  ……

  “呼!”

  猛然睁眼,杨狱额头见汗,呼吸也有些急促。

  “难怪有玄甲精骑甲天下之说,骑兵成阵,太过凶猛…”

  深呼吸几次将躁动的内气平复,杨狱不由的有些叹服。

  玄甲精骑皆骑乘上等蛟马,披玄铁半身甲,统一的十炼玄铁刀兵,实力强大。

  但杨狱自忖可以杀之。

  可一旦玄甲精骑成阵的冲杀下来,尤其是第一波远程冲锋,那简直石破天惊。

  “玄甲精骑的血气居然可以相连?是因为什么,玄甲?”

  杨狱冥思苦想,也没有得到答案。

  玄甲精骑虽是军中百战老兵中优中选优,可单个厮杀,未必就强过司马杨。

  可若十人一阵,杀十个司马杨简直砍瓜切菜。

  究其根本,是因为他们冲杀之时,彼此血气能够共鸣,一波冲撞,连他都吃不消。

  他第一次驱战车冲锋,直面百骑冲锋,以他如今的体魄,都被直接撞翻。

  其后数千骑冲锋,更是生生从他身上碾了过去。

  “杀戮利器!”

  心中得出结论,杨狱也熄了再进入流积山的心思。

  战场与武林厮杀不同,除非凑巧得到一把强弓,否则千军万马之中,能让他发挥的余地太小。

  “嗯?”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气息刚自平复,杨狱心中突然一动,掀起车帘。

  就见得远处气流翻滚,伴随着生生喊杀,两队人一前一后的向着他所在的方位逃来。

  “平安镖局的人?”

  杨狱目力极好,认出逃亡的一队人。

  但他很确信,除非他们的眼力高过他,否则绝看不清他们这队人的模样。

  所以,

  “这是拿我挡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