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故意点的魅惑 > 42.有人欢喜有人忧
  ……

  世间的规律总是以一个很奇妙的规则在运转,以维持某种微妙的平衡,最显著的就是……

  世间生活的常态,总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景丹镇。

  一处宅邸,地下。

  宇文至:“呸,菜鸡,没想到居然不孬,再问你一次,你说不说?!”

  回应宇文至的是郝卢仁崩溃的哭声。

  郝卢仁:“我知道的都已经交代了啊——你到底要我说什么啊?!”

  郝卢仁:“给我个痛快吧……求你了!”

  郝卢仁:“你已经折磨我一天一夜了,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你还要我说什么啊——”

  郝卢仁:“你倒是告诉我看我应该说什么啊啊啊……我交代,我都交代!”

  宇文至:“呸!”

  铛!

  宇文至把鬼厌棍往地上一顿,踩碎地上的鸡蛋屑。这个时候,只有这种事能让他解气了!

  也因为这事,最近鸡蛋的消耗简直是平常的两三倍!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他找上九泉魔门朱独秀朱长老的第三天。

  那一战最后以他险胜一招告终,但朱长老实在是太危险了,宇文至害怕被暗算,就先行了结了对方。

  在收刮一顿后,却没见到薛地说的密信。其他的财宝遗产宇文至当然是毫不客气的收下了,但他也没忘了雇主的正事。

  于是宇文至找上了眼前这自称“野信使”的郝卢仁。

  事实证明他是真的不适合干审问的事情。

  看着面前被麻绳吊起来,哀嚎着的郝卢仁,这一副即使崩溃也不肯松口的样子……

  “呸。”

  宇文至又唾弃一声,都一天一夜了,他都快饿了好吗?鸡蛋再吃也会厌的!

  哀嚎依旧在继续。

  郝卢仁:“给个痛快吧大哥——大哥——算我求你了啊啊啊啊啊——”

  郝卢仁:“真的——我发誓那密信我绝对给出去了啊——我发誓啊!!!”

  郝卢仁:“当时明明都对上了……我怎么知道……我承认是我弄错了,但是大哥你再怎么拷问我都无济于事啊——”

  郝卢仁:“你就算是去找那个人……都行啊……求你了杀了我吧……求你了……”

  郝卢仁:“我都已经说了……说完了啊……”

  宇文至一愣。

  等等?

  莫非……真的是他弄错了?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宇文至又看了郝卢仁两眼,越看越觉得眼前这人着实不像是什么硬骨头。

  宇文至:“艹!”

  都第三天了,他居然才反应过来!脑子和卡壳了一样转不过弯!

  这是什么鬼?天才一秒钟就记住:(www).72wx.com 72文学

  作为曾经游离在数个魔门间反复横跳不被发觉的人,宇文至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自信。

  思绪恢复,宇文至开始清醒的意识到了不对。

  怎会如此?

  宇文至席地而坐,把郝卢仁晾在一旁。

  他想起来了。

  因为对付朱长老没把握,他去走暗市买了爆发的秘药,但根据那个卖家说……

  “五阶后,这秘药短时间内能增强你半成能力,但可能有未知副作用,慎用!”

  ……

  宇文至:……

  他是真没料到,这秘药的副作用是降智!

  亏他当时还说那卖家比其他黑市黑商良心,还知道提醒!

  这良心个尻!

  如果不是他面对的敌人短期内没把握的只有那朱长老,他现在估计已经被这药阴死了!

  他堂堂宇文至……

  想到这里,宇文至大骂一句,从百宝囊里摸出一个丹药瓶摔得粉碎!

  哗啦——

  越看越气,碎片还不够,宇文至又一脚踩了上去,将这鬼药化成粉末彻底摧毁才肯罢休。

  宇文至:……

  等会?这药是不是会挥发的来着?

  宇文至:“淦!”

  完全不想多待,意识到自己大意的宇文至直接从地下室离开。

  回头得给薛地那小子说一声,这事反正他尽力了!追踪人的话还得加钱!

  郝卢仁:????

  被吊着的郝卢仁现在是满头问号无处解答。

  走了?这……

  但……

  郝卢仁:“大哥……你回来啊大哥!至少把我放下再走啊啊啊——”

  郝卢仁的叫声越来越小。

  说实话,这一天一夜下来,还在宇文至的身心折磨下,他其实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完全就是一口气撑着。

  现在宇文至一走,这口气顿时泄了。

  朱先生……那么强的朱先生居然死了……

  郝卢仁开始反思自己,他现在突然感觉,自己选择踏上修炼之途就是个错误。

  还没迎来梦想的生活,就已经招来了杀生之祸!如果有选择,郝卢仁想回去给原来的自己几个巴掌,让他好好清醒清醒!

  但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不对……或许不晚!

  金盆洗手!一定要金盆洗手!

  他不做野信使了,修炼什么的爱谁谁来,总之能逃出去的话,他一定重新做人!

  嗯?

  什么味道?

  郝卢仁有些难受的皱眉,看向味道传来的地方,那正是那个先前突然被宇文至踩碎的丹药瓶。

  这是……

  什么?

  这味道……莫非是丹药状的肥料吗?!

  ……

  几天后。

  景丹镇,医馆。

  年老的郎中坐在医馆中,悠哉悠哉的喝着茶。

  杯中的茶叶不是什么贵重物品,但是是他的后辈自家种的,在节日送上的敬意,所以喝起来总觉得比其他来的香。

  一个月前的那事,年老的郎中已经放下了。

  毕竟这世道……听说那是有魔修来搞事逗人玩的,他一个普通郎中能有什么办法?

  走了大半辈子,郎中已经看开很多事了。

  所以,放下了,放下也安生的多……

  “郎中,郭郎中在吗?!”门外急匆匆的出现一个大娘,对着医馆内大声叫嚷,能看出很急切。

  直到看见座位上喝茶的郎中,大娘喘了口气,小声了不少。

  大娘:“郎中你在就好!”

  大娘:“你看看这你有没办法医?傻了,但好像还有理智!”

  “我原来见过他,那时候还挺好,但他今天突然出现在我摊上直接埋头到碗里去……可吓得我哟……够呛!”

  大娘从门口拽过来一人。

  郝卢仁此时双眼有些滑稽的外撇,没有焦点的样子。被大娘突然抓住,郝卢仁傻笑一下,然后随后变成异常慌张的状态,差一步就要逃跑。

  郎中放下茶杯,神情严肃。

  某些草药是可能造成短暂的失智现象的,民间还好,但若是修者用来炼丹的灵植草药……

  那就不是他能处理的了。

  但郎中还是决定先看看症状,再决定是否能处理。

  被大娘制住的郝卢仁看到郎中一愣。

  郝卢仁:“嘿嘿……这……这不是那个傻郎中吗?”

  郝卢仁:“我金蝉脱壳了!哈哈哈哈哈……你气不气!气不气哈哈哈哈哈……”

  郎中:“???你……你!!”

  他也看到了通缉令,说那魔修有可能有易容的手段。眼前这人,虽然与他记忆里的不同,但他说的话……

  郎中胡子都被气歪了过来。

  大娘也非常震惊。

  郎中:“是修者的灵植,我这里医不了!”

  郎中挽起袖子,露出长袍下即使年老依旧还有的肌肉轮廓。

  郎中:“比起这个,走,鲁妹子,他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先把这人……送缉捕局去!”

  大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