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都市小说 > 当豪门Omega娶了七个Alpha > 第97章 第097章
  其实,若非自己是盛东阳的正君,顾斐实在是觉得贺云臻和凯尔离开的选择是一种很明智的决定。

  因为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去,盛东阳就不会因为他们的死亡而感到伤心了。

  只可惜,他现在成了盛东阳的正君,就不能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顾斐没有选择和贺云臻凯尔一样的离开方式,而是选择了给自己注射了一种特殊药物。

  这种药物能让他的身体感染一种不可治愈的疾病,让他的各项免疫功能和心脏急速衰败。

  ******

  盛东阳这边还在让人调查凯尔和贺云臻离开后的去向,不想这边顾斐却是突然一病如山倒。

  在看着顾斐突然昏迷,而后被检查出了严重不可治愈的疾病以后,盛东阳整个人都是懵的。看着自己手中顾斐的剩余生命不到一个月的病例报告,病例报告突然落在了地上,盛东阳整个人都是微微颤抖了起来。

  “怎么?怎么会这样?”盛东阳脸色惨白一片地看着卡芙琳医生,心下满是复杂的情绪,声音在不自觉间都是颤抖沙哑了起来。

  紫玫瑰的花语是:“你的幸福比我的幸福重要。”

  “我只想默默守护着您,如同这片紫玫瑰一样……不求您能有一天能够如喜欢休伯特将军一般喜欢我,只希望你的眼睛每一天能够多看见我一点点,一点点就够了……”

  “然后,每一天都比前一天多一点点,一天复一天,一年复一年。”

  顾斐的爱,一直都是如同他送出的紫玫瑰一般细水长流,润物无声的。

  以至于,盛东阳在很多时候都是忽略了他,没法过多的去周全照顾他的感受,哪怕后来顾斐成了他的正君也是如此。

  但直到此刻,看着顾斐的病例报告结果——

  察觉自己即将要失去他了,盛东阳才猛然发现顾斐对于自己来说有多么重要。

  在看到那一纸几乎宣判了顾斐死刑的病例报告以后,盛东阳顿时开始在心中反思起了自己,甚至开始自责是否是自己将太多的工作丢给了顾斐,给予他的压力和责任太重,作为一个伴侣从未悉心体贴,照顾过他的身体,反而一直要顾斐迁就自己,为自己卖命,才会让他积劳成疾,染上了这样的重病。

  是否是他从未关注,正视过顾斐,才导致了顾斐的病被拖到今天这个地步才被发现。

  在这一刻,盛东阳自责和愧疚到了极点,在这个时候,顾斐在他心里,再不是什么皇帝的分.身之一,再不是什么仿生体了,而是一个彻彻底底,有血有肉活着的人……是他的正君。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而他却是一个不合格的伴侣——

  不论是对艾伯特还是对顾斐,都是如此。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强烈的歉疚在这一刻,充斥了盛东阳的整个心间。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盛东阳在询问过医生,得知这个病已是晚期,根本没法治疗以后,整颗心都是抽痛了起来。

  也许人都是失去了,即将失去的时候,方才知道懊悔的。

  到这一刻,盛东阳才无比的懊悔起了自己从前从未好好的珍惜过顾斐。

  “不,这不是你的错大人,不是……”不知何时,顾斐却是突然来到了盛东阳的身边,轻轻拉起了盛东阳的手,慢慢开口:“您已经对我很好了。”

  盛东阳看着他的眼睛里只在瞬间,布满了沉痛,声音沙哑:“你……是什么时候醒的?”

  “我早就已经醒了,大人。”顾斐紧紧握着盛东阳的手,眼中写满了眷念,声音仍是似水一般的温柔:“其实,这个病我早就已经知道了,只是怕您担心才没告诉您……所以,这不是您的错,是我刻意隐瞒的结果……您已经对我很好了。”

  “能够在死前如愿以偿,成为您法律意义上的伴侣,我其实很开心。”他舍不得离开盛东阳,但现在的时间每一天都是偷来的。

  现在已是到了不能不走的时候。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不告诉我?”盛东阳没想到顾斐早已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回想起自己前段时间和贺云臻凯尔之间的纠葛,还将那么多的工作压在了顾斐身上,心下越发的觉得自己不称职了起来。

  顾斐是他自己挑选的伴侣,盛东阳本以为他们以后的日子还有很久,还有往后漫长的一生。

  却不想,不知不觉中悄悄地——

  他们剩下的时间已经是这么的短暂和稀少了。

  “……因为我知道这个病是治不好的,我已经很努力的在治疗了,但——还是。”顾斐看着盛东阳不自觉为了自己红肿充血的眼眶,剧烈的痛楚当即在心下蔓延了开来。

  他不想盛东阳为他背负太多。

  盛东阳当即道:“是我,都是我没有发现……”

  如果早知如此,他一定会对顾斐好一些再好一些的。

  “我们治病,我陪着你,我们一定能把病治好的……”盛东阳不知何时脸颊已是被泪光布满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当即紧紧一把攥住顾斐。

  他自己是死去又活过来的人,所以他愿意相信奇迹,相信上天不会对他这么残忍……

  顾斐是他自己挑选的正君。

  他不信,顾斐会这么轻易的离他而去……

  “大人,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的时间已经剩下得不多了……”顾斐轻轻抓住了他的手,别开了眼:“剩下的时间,我也不想再做什么无畏的治疗,只想和您还有我们繁星,好好的待在一起……”

  他不敢去看盛东阳,只怕自己看了一眼,就再舍不得离开了。

  现在,他不能这么做。

  “你不要我,不要繁星了吗?”盛东阳沉痛而又哀伤地看向了他,不敢相信一向对自己温柔至极百依百顺的顾斐会这样地残忍。

  但这一回,顾斐的选择却是异常的坚决:“就是因为我在意你们,想要和你们待在一起的时间记忆保留得更加长久一些,才不想去做什么无畏的治疗,想要留下一些更加珍贵,更加有意义的回忆。”

  药物是他自己为自己注射进去的,他愿意用自己的死,换来盛东阳的活。

  盛东阳再三的求助了医生,确定了顾斐的病当真是无力回天了以后,他才不得不选择尊重和支持了顾斐的决定。

  在那以后,整个白鹭洲最顶尖的医生便是常驻了盛东阳的府邸。

  顾斐的工作全部都停了下来,盛东阳将自己的工作也停了下来,暂交长老会代为处理,全天24小时的陪伴照顾着顾斐。

  像是要一股脑的将顾斐对他的好全都还回去。

  他们之间如胶似漆,甜甜蜜蜜,没有旁人介入的仿佛开始了一场甜蜜的恋爱,盛东阳每天都会给顾斐准备新的惊喜和礼物,几乎将所有的心思都用到了顾斐身上。

  顾斐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配合治疗,配合医生打针和吃药。

  但在夜晚,背着盛东阳的时候他却总会将加重病情,夺他性命,却又不会被检测出来的药物注射进了自己的身体。

  于是,他的病情一天重过了一天。

  盛东阳抓紧了时间筹备了一个婚礼,欠了顾斐许久的婚礼。

  他之前和顾斐结婚,只是简单领了证,走了程序,但却没有举办婚礼,顾斐虽然嘴上没说,但盛东阳知道,他心里一定很遗憾。

  所以,哪怕时间很赶,盛东阳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凑出了一个规模盛大不输当年和艾伯特结婚的婚礼……

  婚礼当天紫色的玫瑰铺满了整个婚礼现场。

  “以前你总对我说,想要永远默默的守护着我,希望我每一天都能喜欢我多一点……以后,换成我来守护您,换你陪我的时间长一点,再长一点,好不好?”盛东阳亲自写了誓词,当读出来的时候,看着婚礼现场如同顾斐深沉爱恋一般的紫玫瑰。

  盛东阳早已是泪流满面:“你愿意成为我的伴侣吗?顾斐。”

  “……我愿意成为您的伴侣。”顾斐面色惨白,身体瘦弱是被人推着轮椅步上婚礼现场的:“大人,我知道我命不久矣,请您以后不要忘了我,一直记着我,好吗?”

  他知道,盛东阳的生命剩余下来得还很多,还很长,以后还会有新的伴侣。

  但他真的希望盛东阳能够一直永远的记得他,哪怕只是在心里某个小小角落也好。

  “……你不准对我说这种话,你以后还要陪我很久很久,直到我们一起相携白首,走完这一生。”盛东阳声音哽咽。

  顾斐知道他的意思,但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再次轻声问道:“……大人,您爱我吗?哪怕,只有一点点。”

  “我当然爱你,你是我的正君,是我亲自选择,这个世上最好的正君,我怎么可能会不爱你呢?”盛东阳的回答毫不迟疑,不知何时眼泪早已是糊满了他的整个脸庞。

  顾斐润物无声的感情早已是感染了他,他不可能不爱顾斐。

  顾斐听了他这话,虽然不知真假,但却仍是虚弱而又满足地笑出了声。

  盛东阳有过两个正君,但却独独给了他爱和最好的正君两个评价,得到盛东阳的这个评价,就是让他立刻去死,顾斐也是觉得值得了。

  在婚礼结束的两天后,顾斐是含着笑意在盛东阳的怀里,和女儿盛繁星的陪伴下离世的。

  虽然早知道了顾斐是个仿生体,连个完整的人都算不上,但盛东阳因为他的死,却还是大病了一场。

  他不知道顾斐是谁的仿生体,他只知道顾斐是他的正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