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都市小说 > 当豪门Omega娶了七个Alpha > 第93章 第093章
  贺云臻竭力了解着他失去记忆的这些年发生了些什么的时候,盛东阳那边就已是第一时间得知了六先生出现异样的消息了。

  贺云臻没有回来。

  宴会厅那样人多眼杂的地方,又是在盛东阳绝对统治着的白鹭洲。

  在这里发生的事,自然是没有什么瞒得过盛东阳的。

  “……大人,可需要我派人去将贺先生找回来?”顾斐见贺云臻久久不归,盛东阳颇有一些心神不宁的样子,当即问道。

  虽然作为情敌他并不喜欢贺云臻,也不见得多希望贺云臻回来……

  但他却也是一直希望盛东阳高兴,不想见盛东阳为此伤神的。

  而且,贺云臻消失以前的状态过于诡异了,顾斐说不清道不明的心下总是有着几分不安,害怕他生出事端来……

  将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白鹭洲,搅动得风雨动荡。

  毕竟,他可从来不曾忘记,失忆以前的贺云臻曾是与盛东阳争锋相对了多年的宿敌……

  不属于自己人。

  他若是恢复了记忆,他们可是万万不能掉以轻心的。

  “不必了,他又不是小孩子了,白鹭洲是我们的地盘,不可能是其他势力作祟。”但盛东阳深深叹了口气,却道:“到了该回来想回来的时候,他自然而然的就会回来了。”

  盛东阳因为贺云臻的失常,一下子便是猜测到了他的这位前宿敌大抵是恢复了记忆,又要前生一般和他作对的轮回了。

  但在经历了许多,盛东阳却是淡然了很多——

  对这也并不在意了。

  贺云臻恢复记忆,他没法阻止。

  盛东阳自认自己没做什么对不住贺云臻的事儿,若贺云臻当真恢复了记忆,过来找他,盛东阳也是做好了和他好好推心置腹,开诚布公谈一次,看看能不能化干戈为玉帛的打算。

  若是能,现在塞廖尔出事,白鹭洲大将之位空悬……贺云臻倒也算是个可用的人才。

  盛东阳愿许以高位,让宿敌这柄好刃为自己所用。

  若是不能,贺云臻还想和他继续不死不休下去……

  现在的盛东阳也不惧战,不怕战——

  只是这一回,若是头脑清醒的贺云臻和他对上,还想在白鹭洲搅动风雨,于他,于整个白鹭洲不利的话。

  盛东阳也是不会在手下留情了。

  因为早已做好了准备,心中坚定……因此盛东阳面上也是显得淡然得很……

  “若是六先生恢复了记忆,只怕他那样的人物,那样的心性……就是再也没法儿像过去那般留在大人的身边了。”盛东阳不曾说话,顾斐察言观色却是轻声试探着开口。

  虽然他是盛东阳的正君,但有艾伯特那样的前车之鉴在前……自己又深知自己不是因为盛东阳真爱方才上位的。

  顾斐就算心中有着千般不甘,万般不愿,也是不敢在盛东阳跟前表现得过于善妒。

  只能小心翼翼地一点点试探……

  “不留,就不留,好了。”盛东阳深深看了他一眼,却是意味深长:“我对他从来不是那样的心思,也不是非要他做我的先生不可的。”

  其实,外界虽然都以为他花心多情,但实际上盛东阳却是一个十分不耽于情爱的人,也许是前生把太多的爱恨深沉都消磨干净了。

  这一世,若非凯尔有可用之处,非要纠葛上来……顾斐又深情至斯,不好辜负。

  盛东阳其实在有了孩子以后,是一个情人也不想要的。

  他想要永远在一起的,只有他的孩子,他的白鹭洲……还有他的叔叔而已。

  “若是他愿意,能够接下塞廖尔的位置,才是我目前最想要的。”盛东阳向顾斐表明态度道。

  他选择顾斐作为正君,便是做好了将他放在伴侣这个位置上和自己相携一生的打算,其他的不论贺云臻还是凯尔.兰抑或是塞廖尔,在做出结婚的决定时,盛东阳心下皆是没有能够和他们长远的设想。

  顾斐听他这么说了,虽然没再说话,但眼中透出的光芒却是骗不了人的明亮了许多。

  贺云臻一消失,就是整整一周未归。

  盛东阳基本确定了他恢复记忆的事实。

  他没回来盛东阳就也不曾过问,只在家里专心致志,有条不紊的工作和带孩子,看着自己的小女儿一天一个变化。

  到了贺云臻整整消失了半个月,还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的时候,盛东阳琢磨不出他恢复记忆后,这一回究竟想要搞个什么名堂,才托人给贺云臻过去的旧部带了个消息,让他给贺云臻传话。

  传话大概的意思和内容就是,他盛东阳这些年实际上和贺云臻什么关系也没有,也知道将他放入自己后宫这个玩笑开得大了些,但这也是当时想要保下贺云臻这样一员大将被逼无奈的被迫之举。

  现在贺云臻恢复了记忆,盛东阳自然不可能再继续折辱他,将他这么一个能人放在自己的后宫里头的。

  只要贺云臻愿意,盛东阳想要和他化干戈为玉帛,招安贺云臻。

  对几年前的一切既往不咎,以将军之位扫席以待,为了白鹭洲的未来和贺云臻共同进步,共同奋斗。

  若贺云臻实在是在意名声上的污点,盛东阳甚至愿意和他一起召开一个记者发布会,陪他一同澄清他们之间的那么一点儿所谓的‘过去’,证明贺云臻的清白。

  回想起,贺云臻前世恢复记忆后,倍感屈辱的癫狂,盛东阳觉得这人可能是将名声和所谓的ALPHA自尊看得极重,受不得半点名声上的折辱。

  因此,有了和贺云臻和解的心思,盛东阳丝毫不敢怠慢,在自己传达的意思当中再三表明了自己和贺云臻之间的清白,和自己对于贺云臻的尊重。

  可谓是将一切能够激怒刺激贺云臻的可能性压到了最低。

  颇有几分礼贤下士,三顾茅庐,爱惜尊重人才的英主姿态在。

  但收到了盛东阳这么一个意思的传达的贺云臻却是一点不高兴,不仅不高兴,甚至还炸了毛,暴跳如雷:“他……他这是什么意思?”

  在恢复了记忆之后,贺云臻一是不知道如何面对盛东阳,二是估摸着盛东阳也知道自己恢复记忆,自觉自己过去和盛东阳那样的关系,现在却成了他的情人之一,连个正君也混不上,才想着避一避找个台阶下。

  使一使性子,摆高点姿态,等到盛东阳来找他,再和盛东阳好好谈谈的。

  不想,一等等了半个多月,他没有等到盛东阳的人却是等到了盛东阳派来的人传递的这么一个意思。

  还以将军之位扫席以待,这么高的位置……可当真是礼贤下士了。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可这是他想要的吗?

  根本不是,贺云臻想要的完全不是这个。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说好的他现在在盛东阳的后宫里是最得宠的呢?说好的盛东阳对他十分宠爱,都宠得离开他不信了呢?

  贺云臻发现自己的那些下属溜须拍马的全是他妈的狗屁!

  自己以前在盛东阳的后宫实际上完全是冷宫待遇吧?

  不然,怎么自己一恢复记忆,才离开这么长时间,盛东阳不仅没来找他,甚至还明升暗降的就要给他扫地出门了呢?

  贺云臻气得不行。

  “可能……可能大人这是尊重您,不想折辱您,想要给您一个正儿八经的职位,免得旁人看清了您呢?毕竟,大人身边的其他几位,在咱们白鹭洲可都是位高权重的主儿……”他的下属吓得噤若寒蝉:“……这看似是失宠,但实际这正是大人在意您的表现啊,少主……”

  看着贺云臻的脸,他都快掰不下去了。

  但所幸,贺云臻也不必他掰扯了……听了盛东阳让人传递过来的意思,他就连一刻也闲不住了……

  直接就是杀到了盛东阳的府邸去,非要找他讨个说法,问个明白不可。

  若非网络上有很多资料显示,他这些年的确是成了盛东阳的后宫和盛东阳在一起了,贺云臻简直是怀疑现在的一切是自己做得一场荒诞梦魇了。

  虽然失去了中间这几年的记忆,但作为盛东阳这么多年下来的宿敌兼暗恋者,贺云臻对盛东阳府邸的路却还算是熟门熟路……

  他刚杀进府邸,盛东阳府中当即有佣人向他打起了招呼:“六先生,六先生您回来了啊。”

  俨然一副十分熟稔的样子。

  过去和现在还是有些不一样的,至少几年以前他进盛东阳府邸的时候,不会没人拦他,更不会有人和他问好。

  贺云臻冷冷看了他们一眼,没有回话,只是问道:“公爵呢?公爵大人现在在哪里?”

  “书房,公爵大人刚回来不久,现在正在书房。”佣人被贺云臻这样的眼神看得有点懵。

  总觉得六先生好像有哪里不对,好像……好像不傻了一样……

  但这怎么可能呢?

  思及至此,那几个佣人又多看了贺云臻几眼。

  但贺云臻却是完全没有让他们继续探究下去的意思,直接就是急冲冲的杀到了盛东阳的书房。

  盛东阳书房的安保系统,在经历艾伯特和塞廖尔先前那么一遭以后做得非常好,贺云臻人还没来,盛东阳就已知道他要来了。

  早已是泡好了茶水,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等待自己的这位前宿敌。

  就连和他谈谈以后如何化干戈为玉帛,实现双赢的腹稿,盛东阳都在肚子里打好了。

  甚至他还构思好了,自己究竟该如何和这位前宿敌进行一番谈话,连贺云臻会如何说话,又跟他说什么都想象了一下。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过去给他印象稳重腹黑,心思深沉的宿敌一冲进他的书房,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盛东阳,你这是什么意思?明升暗降的想要甩了我吗?”

  “……”盛东阳。

  盛东阳立刻呆在了当场,怎么想也没想到贺云臻一冲进来张口和自己说得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诡异的,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盛东阳居然觉得贺云臻的样子竟然与他的前夫艾伯特有了那么片刻的重合。

  不知道,是他特别吸引这种类型的ALPHA……还是自己特别容易对这种类型ALPHA感兴趣的原因。

  盛东阳有时候经常容易发现,自己身边的这几个ALPHA说不清道不明的都有着几分相似之处。

  这种相似不像是容貌上的,倒像是灵魂上的……

  盛东阳经常有种他们几个其实是一个人的错觉。

  而此刻,他就有了些许将贺云臻和艾伯特混为一谈的错觉……并因为这错觉直接愣在了当场。

  怔愣地不知是盛东阳一个,贺云臻也是愣在了当场。

  贺云臻记忆里的盛东阳仍是当初那个和他争锋相对的少年,但几年时光荏苒,除却失去记忆,又刚才找回记忆的他以外,其他人却都是变了许多……而盛东阳也在其中。

  星际时代人们的寿命长达三百多年之久,区区几年时光自然是不可能在盛东阳留下任何岁月痕迹的。

  但由于经历的事情许多,又刚刚生了孩子的缘故,盛东阳的气质却是变了许多。

  他一身标准贵族式西装,身形高挑矫健,轮廓立体英俊非常,气质比之当初沉稳淡然了许多,一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温润柔和了许多,整个人完美得就好像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一般。

  只让人一眼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贺云臻乍一见他,颇是有些被怔住了,许久说不出话来,许久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总而言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但因为晃神的缘故,他的气势却是弱了很多。

  “贺先生想要我给你什么交代?莫不是,将军之位还不让你满意,你还想当元帅不成?”盛东阳淡淡收回视线,也回过了神,走出了将他错看成了艾伯特的错觉。

  在他心里贺云臻就是心机深沉,有能力却也贪婪的象征,因此恢复了记忆的贺云臻一找上他问他要个交代,盛东阳心下第一时间浮现上来的却不是感情方面的事儿,而是贺云臻贪得无厌,对将军的位置仍不满意,想要当元帅了。

  他深深看了贺云臻一眼,当即道:“你也是白鹭洲人,在白鹭洲长大……应该知道,在我们白鹭洲没有足够的功绩是不可能成为元帅的,便是这个将军之位,由你来做,也是我废了不少周折才定下的。”

  贺云臻的实力,盛东阳当初合塞廖尔之力方才将他制伏,是十分认可的。

  但盛东阳却不喜他的贪婪……

  “我不是这个意思,今天我过来找你,要和你谈得也不是这个。”贺云臻没想到他居然将话题扯到了不知道什么方向去,当即气急败坏道:“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要就我们之间的事情,问你要个交代的!”

  盛东阳听到他这话,却是直接懵在了当场:“我们之间的事……我们之间难道有什么事吗?”

  他还真不觉得他和贺云臻之间是有什么事,需要他给贺云臻一个交代的。

  至少,贺云臻傻了这么多年,盛东阳自认自己一直对他照顾有加,问心无愧。

  “公爵大人可别不是记性不好……就算我傻了几年,我却也知道我这几年是公爵大人的六先生,是公爵大人的人……”贺云臻语带讽刺的就是尖刻出了声。

  他不是没有想过和盛东阳好好说话,只是出于过去的习惯怎么改也改不了,只要一看到盛东阳,他说话的腔调就不由自主的夹枪带棒了起来。

  盛东阳回过神来,看着贺云臻一副好似失身于自己的模样,这才想起了他傻了这么多年,才恢复了记忆可能对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那么清楚,而自己让人带去的解释,贺云臻也许也没有听得进去。

  盛东阳当即耐着性子,再次解释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但其实,我们这些年除了名义上的什么关系也没有,对你名声上的折辱我很抱歉,但那也是形势所迫……”

  “我有着百分之百的诚意邀请贺先生入主白鹭洲军部,成为将军,如果贺先生需要的话,我可以和您一起召开记者发布会,为您正名,说清楚这些年来我们的关系,还您一个清白,当着公众的面向您致歉。”盛东阳逐字逐句道。

  这已是他能够想到最好的方式了……

  现在贺云臻恢复了记忆,若能为他所用……不仅能甩掉一个包袱,还能再多一个劳力……

  盛东阳想得挺美的。

  但贺云臻一听这话,却是一下子炸了:“盛东阳,你他妈的什么意思?我一个大好ALPHA被你白睡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人了,现在我恢复记忆了,你睡够了,又娶了正君了,就要把我甩了,给个将军的职位弥补一下,当事后安慰了……你是这意思吗?盛东阳!”

  “你这个样子让我以后还怎么结婚找OMEGA啊?”贺云臻理直气壮,好似被毁了清白的贞洁少女。

  盛东阳看着他的样子,立时呆在了当场。

  产生了一种其实自己才是ALPHA,贺云臻才是OMEGA的错觉。

  “这跟你以后结婚找OMEGA有什么关系?别说,我们之前什么关系都没有,就是真有现在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也一点不妨碍吧。”看着这样的贺云臻,盛东阳简直怀疑他是从古代穿过来的。

  贺云臻突然一下子就是从个人终端调出了盛繁星的照片来:“谁说我们之前什么关系也没有的?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什么关系都没有,女儿是怎么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女儿是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