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都市小说 > 当豪门Omega娶了七个Alpha > 第80章 第080章
  接下来的故事,颇有一段时间的甜蜜。

  作为天使长路西法自然而然的通过一些手段成为了这位光之君主的引导天使,利用职务之便追逐起了自己心仪的天使。

  身为连神都颇为忌惮的天使长,他强大自信而又光芒四射。

  通过朝夕相处他如兄如父教会了米迦勒许多东西,最终如愿征服了这位自己心仪的天使,与之坠入了爱河。

  虽然观念和信仰皆有许多不同,但灵魂之间的吸引力却将他们牢牢捆绑在了一起……

  故事若到这里收尾,必然是一个人人称羡的美好童话。

  但只可惜,这故事不是童话,他们的信仰不同,路西法的反骨,米迦勒的对天堂绝对忠诚终究晾下了悲剧……

  路西法在天堂北境摔天堂三分之一的天使起兵谋逆,接到消息的米迦勒盛怒之下以圣光之剑刺穿的他的大半个身体。

  路西法因此由天堕落到了地狱,成为地狱之主。

  神已经不能打破平衡干涉九界了,路西法身为除却神以外最强大的存在,本已无敌合该顺利率军夺下整个天堂,但因为米迦勒的存在,他终究从半神之躯沦为了恶魔。

  在这世上没有人能够伤到他分毫,只有他最爱的人。

  在那之后,经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洗礼,天堂地狱一度停战议和,他们爱恨交织,站在不同的立场却始终做不到放下,遗忘彼此,甚至中间在不影响天堂地狱彼此利益的情况下,一度疑似复合……

  但终究好景不长,在地狱意图进攻人间界,路西法在人间界留下封印作为魔族进攻的前哨被察觉以后。

  知道自己不可能是他对手的米迦勒,为了天堂也为了九界的安危和利益终究决定痛下决心设计伏杀了自己的挚爱。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浪漫的开端最终以悲剧作为收场。

  大天使长终究在杀死了他的大天使长后,选择了自裁与之一同堕入轮回。

  话剧落幕,舞台上的灯光逐渐安下。盛东阳坐在原处出神,宛如一座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塞廖尔看着陷入了沉默的盛东阳,却是轻轻叹息出了声:“小时候,我一直不懂,路西法明明知道米迦勒生出来就是注定杀死他,取代他的,为何会飞蛾扑火义无反顾的爱上他……在他们信仰出现摩擦,分歧无法继续走下去,甚至于米迦勒用剑捅穿了他的大半个身体后……”

  “他明知道米迦勒与变成地狱之主的他复合,是相互算计为了天堂接近他利用他,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容许他的接近,始终放下下他与他继续纠葛下去直到被他杀死。”塞廖尔其实一直不喜欢这个故事。

  他总觉得路西法太贱了,看不开放不下才使得自己落得了那么一个结局……

  若换做他是路西法的话,一个注定要杀死自己,与自己诸多观念背道而驰的人,就算再喜欢,在第一次被捅穿身体以后,他就会及时止损,换一个对象了,人生那么漫长,何必耽迷于一个注定要杀死自己的人,吊死在一棵树上呢?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盛东阳闻言只是轻轻哼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他和塞廖尔从小到大的各种观念就没有一样过,小时候是这样,到了现在亦如是……

  只是小时候,他还会一遍又一遍的同塞廖尔争论,现在他却连和他多说几句话的气力也没有了。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世上原来有些人有些事是独一无二,根本无法取代的……只有那个人出现,人生才能真正圆满,其他的都只能是将就,凑合。”塞廖尔一开始是觉得故事中的大魔王很是愚蠢的,到了现在他却渐渐理解了。

  在真正开始了纠葛以后,有些人有些事是非他不可的,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

  哪怕痛苦再多,纠葛再多,也不能放弃,只想继续和他在一起……

  盛东阳沉默着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塞廖尔:“你请我看这出话剧到底是想跟我说什么?”

  “也许,我只是想找回我失去的那片乐园。”塞廖尔看着盛东阳,深深道。

  盛东阳喃喃重复着他的话语:“找回你失去的那片乐园?”

  “是。”塞廖尔想也不想地答道。

  盛东阳却是冷声道:“你明明知道我们早已回不去。”

  “为什么回不去呢?”塞廖尔深深地看着他:“我们之间也许误会颇多,但我想应该并没有什么你死我活的恩怨吧,路西法和米迦勒经历了那么多,还能一次又一次的给彼此机会试图相守,我们为什么不能重新开始?”

  他记得,小时候盛东阳的爱情观不是这样的,他是认准了爱一个人,就再不会撒手回头。

  哪怕遭遇再多不愉快的事,也会耗死在其中的主儿……他那时候,还讥笑过盛东阳太过痴傻愚笨,以后只怕终究会吃亏。

  不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他们两个都渐渐变了。

  “所以,他们才得到了一个惨淡收场的结局。”盛东阳想也不想道。

  以前,他是不太能理解米迦勒为什么会狠下心肠杀死自己所爱之人的,但在经历了许多,甚至亲手杀死了艾伯特以后,他却是越来越懂得了……

  有时候,情势逼到了那般地步,就已是只能那样收场了。

  他这样说了,塞廖尔顿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只能僵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

  两人相对无言,静默许久,空气中的氛围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个真切。

  “如果,休伯特将军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盛东阳起身就对塞廖尔告辞。

  塞廖尔没有拦他,只是看着他的身影,深深地问道:“你说,米迦勒爱过路西法吗?”

  在这个故事中,他可以清楚明白的看出路西法对米迦勒一见钟情,为他痴狂,一改自己往日的作风,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脸自己。

  但对米迦勒对于路西法心意的描述却是少得可怜,几乎看不出什么情愫来——

  甚至于在最后还能对之痛下杀手。

  “自然是爱过的。”盛东阳顿下脚步,没有回头,在一片黑暗中回答却是毫不迟疑。

  别人看不出米迦勒在故事表现中对路西法的感情,但不知为何盛东阳却能感觉到一个清楚明白……

  他是爱他的。

  路西法那样的强大,那样的高傲,光芒四射,他又怎么会不爱他呢?

  塞廖尔微微动了动喉结,幽幽问道:“既然如此,他又为什么要设计伏杀他呢?既然杀了他,本该在高台之上受万人景仰,圣光普照,又为何会选择陪他同死呢?”

  这是塞廖尔从小到大看这个故事的时候都不能理解的事情。

  按理说,米迦勒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杀死了神都为之忌惮会给天堂造成威胁的恶魔,本是该欢欣鼓舞的才是……又为何要陪他同死呢?

  小时候,塞廖尔总觉得米迦勒假惺惺,又愚蠢又拎不清,妄想两全……注定只能顾此失彼。

  而现在,他却渐渐改变了看法,近乎飘忽地问道:“他也会后悔杀死他吗?”

  “不,他不会。”但还不等他话音落下,盛东阳就已是斩钉截铁的给出了回答。

  盛东阳掷地有声,一字一顿的给出了这个故事米迦勒心境,属于自己的诠释:“杀他是为他的职责,选择陪他同死是为他的爱情,他不会后悔这么做的……如果我是米迦勒,我也会这样选择。”

  他永远也不会为了感情或者一己私欲放弃自己的职责,职责永远是排在一切的一切之前的。

  但若有朝一日,确保了自己的职责完成得尽善尽美,自己所守护的领土再也不会受到威胁,人民没了自己一样能够安居乐业,他就会选择从职责中抽脱出来,选择去追逐自己的爱情,和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觅一方自己心灵真正的净土,纵死不悔。

  如果是他,他也会这么选择……

  能与自己所爱之人同死是一种幸福,哪怕他爱着的是自己必须杀死的敌人。

  “你……”不知为何,塞廖尔听到他这个回答,心下当即一热。

  但盛东阳还不等他高兴,就已沉声打破了他的幻想:“但你不是路西法,我也不是米迦勒。”

  就算不是敌人,在盛东阳心中他和塞廖尔之间也是破镜难圆……

  “我只希望,若真有转世的话,他们下一世可以不再彼此相互对立,可以好好的相守在一起。”盛东阳没给塞廖尔说话的机会,只抒发了自己心下对这个启蒙自己爱情观故事的最后评语,便是转身就走。

  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他衷心希望转世了的天使长和他的天使长能够好好相守在一起,但已经失去了爱情的他,却注定是不能获得幸福,只能为自己的职责而活了。

  在和长老院协定给出交代的最后一天,盛东阳将顾斐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直接将一纸文件推到了他的跟前,十分公事公办道:“过来,把字签了吧。”

  顾斐看着那纸文书,心跳骤然加速,简直不敢置信:“大人,这……你我……”

  他简直怀疑自己已经置身在了梦中。

  但盛东阳却是将笔递给了他,给予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你如果要拒绝的话,就现在。不拒绝的话,就签字。”

  在顾斐签字之前,他就已经将自己的名字签上去了。

  这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

  对于整个白鹭洲而言,顾斐会是最好的公爵正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