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都市小说 > 当豪门Omega娶了七个Alpha > 第43章 (1/2)
  第043章

  虽然顾斐更加符合他的理想型,但这个时候他遇上了艾伯特,那就是艾伯特了

  顾斐定定看了他一会儿,才问“和艾伯特帝卿在一起,大人觉得幸福吗”

  “我也不知道幸不幸福,但我觉得我现在过得很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想我应该会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不会再换人了”盛东阳沉声道“顾斐去寻找你自己的幸福吧,不要再等我了,我并不是一个值得爱的人,你应该去找一个和你刚刚好的人。”

  “到那时候,我也会祝福你的。”

  他对顾斐的拒绝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只要大人觉得幸福就好。”顾斐对他的后半句话视而不见,只深深看着盛东阳的眼睛道“大人,还记得紫玫瑰的花语吗”

  紫玫瑰的花语是你的幸福比我的幸福重要。

  盛东阳看着他微微蹙起了眉“顾斐”

  这份深情他很感动,可实在是消受不起。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我现在可以不再上前,只远远地看着大人,但如果有一天艾伯特卡米希尔辜负了大人,我一定是不会放过他的。大人抱歉,我还有工作在身,请容我先走一步了”但他却没给盛东阳把话说下去的机会,正了正自己的眼镜,捧着一堆文件就是退了下去。

  仿佛又是变成了那个风度翩翩,永远都从容有度,公私分明的白鹭洲洲内阁议长。

  盛东阳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唯有叹息。

  “大人曾说过,不超过三年就会和这个奥斯菲亚来的帝卿离婚的,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大人把自己说过的话都给忘了吗”顾斐前脚刚走,后脚接到消息的长老会众人就是找上了门,诘问起了盛东阳。

  他们可不乐见他们的正君从此后就真是这个奥斯菲亚的帝卿了。

  盛东阳并不意外他们的到来,当即淡声道“是,我是曾经说过这种话,但有些时候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的。”

  “什么叫计划赶不上变化大人是真被这个奥斯菲亚的oga蛊惑了这个oga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啊,身后纠缠的势力更是盘根错节,全是皇帝想要处之而后快的人,大人真娶他做正君,将来若是稍有不慎,他牵连到我们白鹭洲该如何是好”长老语重心长,一想到盛东阳可能被艾伯特蛊惑了,声音中更是带上了几分怒不可遏。

  盛东阳却始终风轻云淡“将来的事情是将来,现在不是还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

  在什么都没有发生以前,他不想考虑那么久远的事,只想和艾伯特好好的过。

  “将来的事是将来”长老气得吹胡子瞪眼“可若有朝一日,艾伯特卡米希尔若是做出了不利于我们白鹭洲的事,大人又当如何”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他必须逼得盛东阳表个态。

  若盛东阳还是冥顽不灵,维护那个奥斯菲亚的oga,他可就要当诤臣了。

  盛东阳听到这个问题,当即一字一顿,毫不迟疑“若真有朝一日,艾伯特卡米希尔做出了不利于白鹭洲的事,我一定亲手杀了他。”

  他当着长老院众人的面给出了自己能够给出的最大承诺。

  在他心目当中,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越过白鹭洲的安危存亡,包括他自己的性命。

  将来若真有朝一日,他也是白鹭洲在人在,人亡,白鹭洲不能亡

  长老院众人听到盛东阳这么说,当即缄默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大长老才看着盛东阳沉声道“既然大人这么说了,我们也无话可说。希望大人永远能够保持今日的清醒。”

  他们打小看着盛东阳长大,心中到底还是疼惜盛东阳,希望他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的。

  听到盛东阳这么说,知道他还不曾被奥斯菲亚帝卿蛊惑,心中始终是清醒分得清孰轻孰重的,当即便是松了一口气,不再纠结盛东阳和艾伯特之间的事了。

  只要白鹭洲在盛东阳心中是最重要的,盛东阳爱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吧。

  就算盛东阳非要那个奥斯菲亚人当他们的正君,只要艾伯特不出幺蛾子,他们也就认了。

  接连解决完长老会和顾斐,盛东阳心下如释重负,正想回去和艾伯特好好浓情蜜意一番。不想,回去的路上却是遇上了一个不速之客。

  是塞廖尔休伯特

  他看上去的样子着实是不太好,整个人都酒气熏天,眼神迷离不说,脸色还绯红得厉害,一看就有问题。

  但这一回,盛东阳却没什么关怀的心思,下了车,就直接对他视而不见,想要绕路离开。

  “盛”不想,塞廖尔一见他,却是摇摇晃晃的拦到了他身前,眼神一如既往充满嘲讽地叫出了盛东阳的名字“盛东阳”

  盛东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心中对他的最后一丝温情也消散了“您有什么事吗休伯特将军。”

  从此以后,塞廖尔对于他而言,就只是休伯特将军而已了。

  盛东阳有些意外他会来找自己,但究其来因盛东阳觉得他来找自己可能还是为了问那个所谓挚爱的oga去向吧。

  盛东阳完全没有心思和他继续纠缠下去。

  “你你还记得昨天是什么日子吗”醉了的塞廖尔和平时很不一样,他摇摇晃晃的看着盛东阳,眼神里突然一下子充满了委屈,灰蒙蒙让人觉得可怜极了“我昨天一直在等你,可你一直也没有来,连个通讯也没有,我看新闻你居然在和那个奥斯菲亚的oga约会,你难道真的已经忘了”

  纠葛了这么多年,塞廖尔心里其实一直很清楚,他爱得人一直是盛东阳,不是什么沈子涵,也不是什么oga。

  只是他不愿意承认,不愿意承认自己当真就这么被接二连三羞辱自己,否定自己的盛东阳所驯服,就此成了一个喜欢aha,在其他人眼中人人轻贱,自甘堕落当另一个aha情人的aha,摇尾乞怜渴求着另一个aha宠爱的玩意儿。

  他的自尊让他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只能不断的伤害自己,也伤害盛东阳来证明自己的骄傲。

  每一次争执刺中对方心口的刀都会先刺过自己的心脏,因为了解才会知道弱点,知道软肋,知道自己和对方那里最疼。

  互相伤害成了他们之间的习惯,塞廖尔本以为他们会这样纠葛下去一辈子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有朝一日盛东阳居然会真的抢先一步,抛弃他们的过去,抽身而出。

  昨天是塞廖尔成为盛东阳奴隶的日子,塞廖尔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但盛东阳将他买下以后,就将那一天定为了他的生日,他重获新生的日子就算后来吵得再激烈,每一年的这一天他们都会一起度过,庆祝他们纠葛的时间又多了一年

  一年也不曾落下过。

  在每一年的这一天,他们会在盛东阳为他种下的玫瑰花海那里,他虽然一言不发,好似不情愿的样子,但从不缺席,而盛东阳则会为他准备许许多多的惊喜,拉着他一起追忆他们的过去。

  但昨天,他整整等了盛东阳一天,从太阳升起等到了第二天黎明但盛东阳却好像遗忘了一般,一直没有来

  不仅没有来,甚至连个通讯也没有,了无音讯。

  在第二天看到盛东阳昨天和他新娶的帝卿一起出去约会的新闻的时候,塞廖尔一下子就是崩溃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他只是想要见他

  若是以往,盛东阳见了他这个样子,必然是要心下触动怜惜,回忆起他们之间的诸多过往,以及他曾对塞廖尔的爱情的。

  但上次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