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盛东阳心下对顾斐还是存了几分愧疚的,看着人家也这么忙,这么疲劳都是在为自己卖劳动力,心中难免过意不去,就是答应了陪顾斐一起出去散步。

  白鹭洲的雨季刚过,此时正是阳光明媚,万物复苏的时候。

  政务中心作为白鹭洲的执政中心风景相当的优美,虽然现在植被昂贵稀疏,但政务中心的后花园却还是有不少的,一入眼就是生机勃勃的绿色,让人一看便觉身心舒畅,耳目一新。

  “顾议长这两天都不忙的吗居然还有闲情陪我散步”但风景再美,盛东阳却也是没有什么心思欣赏,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顾斐,颇感无耐。

  他仿佛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对别人的爱意实在是承受不起。

  顾斐睫毛微垂,有了片刻的失神,但很快他回过神来,嘴角当即弯起了微笑的弧度,声音轻缓低沉道“就算再忙,我也是能抽出时间来陪大人散步的。”

  他笑得从容优雅,宛如从画卷中走出完美无缺的偏偏贵公子,可偏偏连轴过度疲劳致使的,他眼下遮盖不住的淡淡乌青,却是出卖了这份完美。

  面临遣散的风险,他才知自己这个情人和追求者实在是当得不称职不合格。

  为了不被淘汰下去,他决定以后每天都挤出时间来见盛东阳一眼,哪怕只是一面,只是一眼也好。

  盛东阳无话可说,唯有默然。

  盛东阳最初和顾斐出来,是想就今天的各种新闻大爆炸事件和顾斐好好谈谈,让他少搞点事,少惹新闻出来,给他添麻烦的。

  但此刻,看着顾斐眼下淡淡的乌青,盛东阳却是说不出话的

  鞠躬尽瘁,尽职尽责顾斐实在是一个为了他,为了白鹭洲付出了一切的好议长。

  盛东阳本来有心和顾斐说点什么。

  但现在已不是从前了,他和顾斐除却工作以外,能够谈的内容其实并不太多

  “大人,跟我来,我有东西要让您看。”正当这时,顾斐却是突然牵起了盛东阳的手,带领着他往一个方向走去。

  盛东阳被他拉得有些发蒙,但却还是跟着他走去。

  然后,在顾斐的带领下,在政务中心之中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紫色的玫瑰花海。

  紫色的玫瑰不及红色的玫瑰来得娇艳欲滴,显得深沉了许多也安静了许多,镇静而又从容地开放着好像永远也不会被外事外物所扰。

  美不胜收。

  甜润的玫瑰香气只一下子就沁满了盛东阳的鼻尖。

  “这是”盛东阳看着这满眼的紫色玫瑰,顿感有些发懵。

  顾斐拉着盛东阳的手,站在一片紫色的玫瑰花海之前,嘴角微翘,看着盛东阳的眼睛里漾满了微微的笑意“听说大人亲手种下的那篇玫瑰花海被休伯特将军烧毁了我记得,那是大人的心爱之物,觉得十分可惜”

  “所以,我听说后,就带人偷偷在这里也种下了一片玫瑰花海。我知道,大人喜欢玫瑰,这样的话,您平时工作劳累,想要休息出来走走的时候,就可以来这里看看了”塞廖尔毁去了盛东阳为他所植的花海,而他想为盛东阳植下花海。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盛东阳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多的花,看着这生机勃勃的沉静紫色玫瑰,他心下顿时漏跳了一拍。

  顾斐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就像个恳求夸奖的孩子,声音里具是掩藏不住的兴奋“我觉得红玫瑰太过夺目,也太过刺眼了所以就选择了稍微低调一点的紫色,大人,喜欢这片玫瑰花海吗”

  仿佛盛东阳若说不喜欢,他就要伤心难过了。

  “喜欢,当然喜欢。谢谢你,非常谢谢。”盛东阳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澄澈眼眸,轻轻摸上紫色玫瑰,淡紫色的花瓣,根本不忍心伤害他。

  紫玫瑰代表着成熟,等待和安静,珍贵独特的爱。

  花语的含义是你的幸福比我的幸福重要。

  可见顾斐是走了心挑选的,回想起自己当初为塞廖尔种下那十里玫瑰的心情,盛东阳有些不能想象顾斐种下这些紫玫瑰时,又是什么心情

  他的心莫名微微抽疼了起来

  “对不起,我”盛东阳看着顾斐那双仿佛只能倒映出自己身影的眸子,心下的歉疚感越发激烈了起来。

  但顾斐却是打断了他的话,轻轻竖起食指,在唇畔默默做了个嘘的动作,不让盛东阳继续说下去。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大人,我知道您想说什么,我送您玫瑰也没有逼迫您的意思。”顾斐郑重其事地看着他,逐字逐句道“我只想默默的守着您,就如同这些紫玫瑰一样我不求您有一天能够像喜欢上休伯特将军一样喜欢我,我只希望您的眼睛里每天都能多看见我一点点,一点点就够了”

  他定定看着盛东阳“然后,每天都比前一天多一点点,一天复一天,一年复一年。”

  顾斐的爱,从来都像他的人一样是细水长流的

  盛东阳看着他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因为那一片忧郁深沉的紫玫瑰,盛东阳就连回到家心情都是沉寂着的。

  “你昨晚和你的二先生一起吃了饭你到底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盛东阳刚一进家门坐下,艾伯特就是怒气冲冲地杀了回来。

  盛东阳顿感焦头烂额,当即解释道“他是白鹭洲的洲内阁议长,我们有工作要谈,谈完了一起吃饭,在我看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他可能是在各式各样的绯闻里浸润习惯,其实真不觉得他和顾斐之间的流言有什么

  他们什么也没有做,他问心无愧。

  “有工作要谈什么工作要从上班时间谈到下班以后,那么晚他可是你的二先生,你一回白鹭洲就迫不及待的与他约会,他今天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得话都什么意思他这是要向我宣战吗”艾伯特的视线冷到极致,定定看着盛东阳开口就是质问。

  他是如此的骄傲霸道,又如何能够接受得了旁人觊觎自己的伴侣,自己的伴侣风流成性和过去的情人拉拉扯扯,牵扯不清呢

  盛东阳精疲力尽“我自认问心无愧,和他昨晚什么逾越的事情也没有发生。白鹭洲媒体一向这样,喜欢乱写我没有办法,也不可能成天辟谣”

  “而顾斐,他怎么想怎么做,我没法管也不好干涉”

  对于顾斐盛东阳心中始终是存有歉疚的,他们的过去牵扯着他,让他根本没法做到杀伐决断,快刀乱麻。

  甚至这过去的分量比之艾伯特来得还要厚重,紧密得多。

  “什么叫你没法管也没法干涉我们才刚结婚,你就和你的情人约会,纵容着他把我的颜面往地上踩吗”艾伯特怒不可遏,几乎下一刻就要做出不理智的事来。

  盛东阳早预料到了自己回来了艾伯特会吵闹,本想好好安抚一下这位脾气娇蛮的伴侣。

  但艾伯特现在这样子,却让盛东阳无端将之和过去他和塞廖尔吵架时的情景重叠了起来

  心下顿时生出了几分逆反之意,求生欲全无。

  “他今天在媒体面前胡言乱语是他不对,我回头会跟他好好说说。但现在,他不是我的情人,白鹭洲言论自由,我也确实管不着他。”盛东阳沉声道“他是一个很合格的洲内阁议长,我和他之间是不可能断了交际来往的,我一直就是这样一个人,有着这样的过去,目前也无力改变,殿下要是实在介意这些的话”

  “虽然陛下赐婚,我们无力反抗也不能解除婚姻关系。但我可以现在就和殿下签署好离婚协议,殿下觉得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解除这段关系,我绝无异议。”

  虽然对艾伯特心怀愧疚,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在盛东阳心里是没到那一步

  现在他精疲力尽,实在是没有心思和精力去照顾艾伯特。

  艾伯特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致“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要为了你的洲内阁议长和我离婚”

  “没什么意思,只是不想委屈了殿下而已。”盛东阳长抒了一口气,当即将自己心下的想法脱口而出“因为我的一些行为,让殿下对我产生了一些误会,我很抱歉但误会这种事,终究只是误会,在必要的时候是需要解开的。”

  “我就是这么一个人,也没什么值得喜欢的地方。虽然现在一段名义上的婚姻将我们捆绑在了一起,但实质上的东西我希望殿下能够想想清楚,慎重考虑。”

  盛东阳不知道前世和自己井水不犯河水的帝卿殿下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许真的是他习惯性胡撩的错误。

  但有些东西,他给不了艾伯特,也没法给。

  在死过一次以后,他已是不想重蹈上一世的覆辙,活得那么累,拥有一段那么让彼此都痛苦,充满负能量的感情了。

  说句实在话,若非皇帝赐婚,这段婚姻不得不缔结

  从个人角度考虑,不论是从白鹭洲方面出发,还是自己个人感受出发,顾斐和艾伯特这两个aha,他会选择顾斐。

  只是碍于皇室,他的第一段婚姻实在不能自己做主罢了。

  艾伯特的脸色在瞬间难看到了极致,惨白如纸。

  他仿佛到此刻才想起了自己和盛东阳真正意义上的关系,是追求者和被追求者的关系,他并非盛东阳的伴侣,也没有资格立场却质问这些东西。

  是他逾越了目前的关系

  在追求阶段过度的强势和占有欲,干涉对方太多,是会让人心生反感的。